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既相同又不同的两姐妹(3)

时间:2016-06-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斯·茨威格 点击:
  一个奇异的狄俄斯库里式的双子星座在此后的几个月里闪耀在这个惊愕的地区上空,令罪人们和虔诚的人们同样感到了喜悦。因为如果说那些人离不开海伦的过分丰富的肉欲的话,那么这些人却能够用索菲娅的这个闪烁着美好品德光芒的形象去振奋自己的灵魂。多亏这样的双重性,阿克维塔尼亚这座城市里,尘世上神的王国自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似乎干净和明显地与那个敌手的王国分开了。谁爱纯洁,守护女神便会守护在谁的身边,而谁耽于肉欲,这个不体面的妹妹怀抱里的尘世享受便会向谁招手。但是在每一颗尘世的心灵里,在善与恶之间,在灵与肉之间,都有奇怪的走私者的道路来来去去,没过多久,事实便表明,恰恰是这种始料未及的双重性威胁着心灵的宁静。因为这一对孪生姐妹尽管生活作风完全不同,外表却依然难以分辨:一样的身材,一样的眼睛颜色,一样的微笑和一样的妩媚。所以很自然地,城里的男人们产生出一种强烈的迷惘情绪。倘若一个小伙子在海伦的怀抱里度过了一个充满激情的夜晚,次日早晨急匆匆像是要洗掉压在自己心头的罪恶感似地走进外面的晨光里,那么他就会惊奇地、像见了鬼魂一样毛骨悚然地揉眼睛。因为眼前这个身穿女护理员简朴灰衣的漂亮修女,正在那里用轮椅推着一个气喘的老人在医院的花园里行走,并且毫无厌恶之意地用一个既温和又轻柔的手势给他从没牙的嘴上擦去口涎。他觉得这个漂亮修女丝毫不差就是那个女人,他刚才离开她时她还赤裸裸、热烘烘地躺在淫荡的床上呢。他仔细凝视:没错,同样的嘴唇,同样的既柔和又温存的举止,当然现在不是为尘世的爱,而是为一种更崇高的对人类爱的效劳。他仔细凝视,眼睛酸痛了,它们想渐渐穿透那件灰色的毫无装饰的衣裳,淫妇的那个熟悉的肉体似乎正透过衣裳向他闪着光亮。同样的感官上的无聊游戏又愚弄了刚才曾敬畏地亲眼看见这位女护理员虔诚护理病人的那些人。他们刚沿街角转过弯,便看见那刚才还还十分端庄的索菲娅奇异地变了模样,裸露着胸脯、浓妆艳服,在好色之徒和仆役们的簇拥下,正急急忙忙去参加一个宴会。“这是海伦,不是索菲娅。”他们大约这样暗自思忖。然而,从现在起他们在想到这个虔诚女子时便总要联想到她的裸体,并且做着祷告的时候脑子里就会生出邪念。心神就这样隐隐约约地从一个女人摇晃到另一个女人身上,头脑变得如此混乱,致使知觉往往走在与愿望相反的道路上。小伙子们在妓女身边梦想着那个不可触摸的女人的肉体;另一方面却又用那样猥亵的渴慕的目光观看那个虔诚的女护士。因为造物主不知怎的把男人的知觉造颠倒了,男人们总是希望从女人身上得到她们所给予的相反的东西:一个女人若轻易便献出自己的肉体,那么他们是不会对这礼物有丝毫感激的,他们装作仿佛只能真诚爱恋贞洁的女人。但是如果一个女人维护自己的贞洁,那么他们又会分外受到刺激,急不可耐地要去夺取被她小心看守着的贞洁。所以哪种要求会解决得了男人的这种矛盾,它要在灵与肉之间保持永远的对立:但是一个爱开玩笑的魔鬼在这里打了双倍的结,因为荡妇和贞女,海伦和索菲娅,从外表上看有着完全一样的肉体,人们简直无法把一个与另一个区别开,再也没有人说得清楚,他究竟渴慕哪一个。于是乎,医院前面的游手好闲者一下子比小酒馆里的还多,纵欲者们则用金钱诱使荡妇做爱时披上那件灰色的护士服并完美无缺地假戏真做,让他们觉得,仿佛他们享受了那个童贞女,仿佛他们享受了索菲娅似的。整座城市,甚至整个地区都渐渐被卷进这场极富刺激性的混淆游戏之中。主教的训海,市行政长官的警告,都再也控制不住这桩天天重新出现的恼人的事。 
  但是,这两个虚荣心极重的人不顾念手足亲情,不满足于一个是全市最富有人,另一个是全市最纯洁的人。两个人备受赞叹、备受尊敬,却互相勾心斗角,琢磨着用什么法子可以踹对方一脚。索菲娅每逢听说那一个怎样以邪恶的逢场作戏亵渎她的具有牺牲精神的品行,总是气愤得咬牙切齿。海伦每逢听到仆人们向她禀报陌生的朝圣者如何满怀敬畏地向她的姐姐鞠躬,女人们如何亲吻她的鞋所触过的尘土,总要恶狠狠向她的仆役们发泄怒火。但是这两个狂热的人越是互怀恶意,越是互相怨恨,便越是一个对另一个装出同情的样子。海伦在吃饭时用激动的口吻痛惜姐姐护理形容枯槁、行将就木的老者是虚掷年华、浪费青春。索菲娅则每天在晚祷结束时特意为可怜的犯了罪孽的女人背诵一段经文,这些罪人为了转瞬即逝的享受,愚不可及地失去了可以使自己把一生奉献给虔诚的,大有裨益的事业的这种更崇高的满足感。但是当她们俩发现她们既不能通过信使也不能通过搬弄是非的人把对方从既定的道路上引开,她们便渐渐相互接近起来,犹如两个摔交手,他们一边做出毫无图谋的样子,一边却已经在用眼光和手准备作出一个可以将对手摔倒在地的动作来。她们开始日益频繁地互相走访,并做出相互深切关怀的样子,其实每个人都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坑害对方。 
  因高傲而显出谦卑模样的索菲娅如今又一次在作罢晚祷之后来到她妹妹这里,以便再次警告她不要沉湎于这种令人不快的生活方式之中。她再次拐弯抹角地指责已经听得不耐烦的妹妹,说她的行为何等不合情理,居然将自己的服从天命的肉体贬低为一堆纷乱的罪孽。海伦正在让女仆用软膏涂抹自己那个服从天命的肉体,以便使它精力充沛地去从事她那个邪恶的行当。她一边半愤怒半耍笑地倾听,一边暗自盘算,她是讲几句读神的玩笑话气得这个无聊的说教者发狂呢,还是干脆喊儿个男孩到房间里来搅乱她的心神。这时,一个古怪的念头仿佛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从她太阳穴边擦过,她想出了一个相当卑劣的主意,这主意狡黠而具有威胁性,致使她忍俊不禁地在心里笑了起来。这个刚才还厚着脸皮的女人突然一反常态,把女仆和浴室侍者轰出房间,刚和姐姐单独待在一起,便立刻用一张侮罪的面具遮住了从内部发出闪光的眼睛。啊,但愿姐姐不要以为——这个精通各种伪装技巧的女人这样开了腔——她不曾经常因自己陷入罪恶和愚蠢的生活,而感到羞愧,她已经不知多少次对男人们卑鄙的肉欲在内心泛起厌恶的感觉,她曾多次作出决定,要一劳永逸地摆脱那些男人,开始过一种质朴的、诚实的生活。但是,但是她意识到任何抵御都是徒劳的,因为索菲娅拥有坚强的灵魂,不像她为虚弱的肉体所困扰,她索菲娅对男人的诱惑浑然不知,这种诱惑是没有哪个知情的女人能抵抗得了的。啊,她,索菲娅,这幸运儿,她猜想不到男人的追逐是多么强暴有力,但正是这种强暴之中也有一种特殊的甜蜜在起作用,人们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愿望心甘情愿地沉溺于这股甜蜜的情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