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好事也得有限度

时间:2016-05-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有一个善于思考的十四品文官去年受惊吓而死,在他的笔记本上发现如下几段笔记:这个世道要求不仅坏事要有限度,甚至好事也要有限度。我来举例说明一下。
  
  就连最好的食品,如果吃过量,也会造成胃痛、呃逆、腹语。
  
  头发乃是人们头部最好的装饰品。然而谁不知道,头发一旦生得太长(我说的不是女人),就会成为一 种足以显出思想轻浮而且有害的征象?
  
  有个文官,父母都笃信宗教,品行端正。他认为在长官面前脱掉帽子是极大的快乐。每逢他故意走遍全城,力求遇见长官,其目的仅仅是要多添一次向长官脱帽致敬的机会的时候,他灵魂的这种优美品质就特别引人注目。他这种性格已经发展到极其可敬可佩的程度,他不但在直接上司和间接上司面前脱帽,甚至见了年长的人也要脱帽。他灵魂里这种高尚的品质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他每一秒钟都得露出头顶。有一次,那是冬季一个寒冷的上午,他遇见警察区长的侄子,就脱掉帽子,结果头部受凉,没来得及行忏悔礼就死了。由此可见,恭敬是必要的,然而要保持在适度的界限之内。
  
  关于学问,我也不能略过不谈。学问具有许多优良有益的性质,可是请您回想一下:如果献身于学问的人越过由道德和自然规律等所规定的界限,学问会带来多大的害处?倒霉的是那些……。然而我还是以不提为妙。……给我姑母看病的医士叶果尔·尼基狄奇,对一 切事情都喜欢做到准确、严格、正规,这些都不愧是高尚心灵所应有的品质。他每做一件事,每走一步路,都有他事先想好的、由经验所规定的一套原则。他在执行这些原则方面与众不同,表现了模范的一贯性。有一天,早晨五点钟,我到他家里,叫醒他。我脸上露出明显的悲伤,叫道:“叶果尔·尼基狄奇,您赶紧到我家里去吧!我姑母在出血!”
  
  叶果尔·尼基狄奇起床,穿上皮靴,走到厨房里去洗脸。他用肥皂洗脸,刷牙,照着镜子梳头。然后他把长裤刷干净,用手摩挲平,动手穿上。随后他用刷子把上衣和坎肩刷干净,把怀表上足弦,一丝不苟地整理床铺。他把床铺收拾完,仿佛要给我上一课,叫我明白什么叫严格似的,着手把一颗脱落的纽扣缝到他的大衣上去。
  
  “她在出血啊!”我又说一遍,由于可以理解的焦急而浑身无力。
  
  “马上就去。……不过现在我得祷告上帝。”
  
  叶果尔·尼基狄奇在圣像面前站住,开始祷告。
  
  “我已经准备好,可以走了。……只是我得先到街上去看一看,该穿什么套鞋好:是深腰的呢,还是浅腰的?”
  
  最后我们总算走出他的家门。他锁上门,面对东方虔诚地祷告一番,沿着人行道慢腾腾地走着,一路上极力踩光滑的石板,深怕把鞋踩坏。我们走到我家里,却发现我的姑母已经不在人世了。可见,甚至认真也得有限度。
  
  写笔记,显然是一种良好的工作。它使得智慧丰富,文笔熟练,心灵高尚。然而写得太多却不相宜。就连文学工作也得有限度,因为写得多了就可能横生枝节。
  
  比方说,我正写这几行,不料扫院子的仆人叶夫塞维走到我窗前,怀疑地瞧着我写的东西。我在他心里引起了疑团。我就赶紧把灯吹熄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