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丧钟为谁而鸣(第四十二章)

时间:2016-05-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明威 点击:
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罗伯特‘乔丹在公路和桥上方的山坡上,伏在一棵松树后面,看着天色亮起来,他总是赛欢一天中的这个时刻,现在仔细看着,觉得心里也在亮起来,仿佛自己就是太阳升起前天色渐明的一部分,那时候,随着白天来临,有形实体变得晦暗,空间变得明朗,在夜里照耀的灯光变成黄色,接着消失。他下面的一棵棵松树这时显得明确而清晰,树干坚实,呈黄褐色,公路上蒙着一层薄雾,泛着白光。路水沾湿了他,林中地面柔软,他感到掉在地上的褐色松针在胳膊肘的压力下往下陷。他透过河床上升起的轻雾,看到下面那笔直而坚挺的钢铁桥梁架在峡谷上,两堠各有一座木制岗亭。但在他看来,笼罩在河上的迷雾使那座桥的禊样显得象蜘蛛网般细巧。
 
  他看到哨兵正站在岗亭里,弯着腰,双手在用打了洞的火油桶做成的火盆上取暖,背对着外面,披着毯子式的披风,头上戴着钢盔。罗伯特,乔丹听到下面山岩间潺潺的流水声,他看到岗亭里升起一缕淡淡的轻烟。
 
  他望望手表,心想,不知道安德烈斯是否越过防线到了戈尔兹那儿 如果我们打算炸桥,我要十分缓悝地呼吸,让时间过得慢些,好好儿体味体味。你看他,安德烈斯,送到了吗?如果他送到了,他们会取消进攻吗?他们来得及取消吗?这是什么话!别发愁啦。他们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再没有第三种可能,你很快就会知道。说不定进攻能成功。戈尔兹说能。有这种可能。把我们的坦克颃着那条公路开去,部队从右翼突玻,下山直冲过拉格兰哈,山上的整个左翼转入进攻。为什么你竟不想想怎样去打胜仗呢?你处在防御地位太久,所以想不到这个了。没错儿。但那是法西斯武器装备开上这条公略之前的情形,飞机飞来之前的情形。别那么天真啦。但是记住这一点。”只要我们能把他们牵制在这儿,我们就能困住这些法西斯。他们在消灭我们之前,不可能进攻别的地方,而他们永远不能消灭我们。要是法国人肯帮点忙,要是他们不封锁国塊’要是我们能得到美国的飞机,他们就永远不能消灭我们。永远不餌,要是我们能得到支援的话。这些人如果好好地武装起来,将永远战斗下去。
 
  不,你千万别指望在这里打胜仗,也许在几年之内指望不到。这不过是一次牵制性进攻。你现在不能对此抱幻想。也许今天我们能突破敌人的防线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大规模攻势。要清醒地看到力量对比,不过,如果我们打胜了又怎样呢?别激动,他对自己说。别忘了公路上运过什么武器装备。关于这个情报,你已尽力而为。然而,我们应该有轻便的短波通讯设备。到时候我们会有。我们现在还没有。现在你只能注意观察,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今天只不过是从现在到未来所有日子中的一天。但是在未来所有的日子中,好好坏坏全取决于你今天的作为。今年开始以来都是这样。这个样子已经有不知多少次了。这次战争弁始以来都是这样。他对自已说,在这清胜,你变得多浮夸哬。瞧,有什么人来了。
 
  他看到两个穿毯子式披风、戴钢盔的哨兵在公路上拐了个弯,胡桥头走来,肩上挎着步枪。一个在桥的那一端停下来,走进岗亭不见了。另一个踏着沉重缓慢的步子跨过桥来,他在桥面上站停了,向河谷里唾了一口,然后悝吞吞地走到桥的这一端,这边的哨兵跟他说了些话,就返身从桥上走回去。这个下岗的哨兵走得比另一个快〈罗伯特’乔丹想。”因为他要去喝咖啡》,‘可是他也朝河谷里唾了一口。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迷信行为?罗伯特。乔丹想。我也得朝河谷里唾上一口,要是到时候我唾得出口水的话。不。这不可能是什么灵丹妙药。这起不了作用 我走上桥面之前,必须证明这是起不了作用的。
 
  刚上岗的哨兵走进岗亭坐下了。他的上了剌刀的步枪斜靠在墒上。罗伯特,乔丹从衬衣口袋里掏出望远镜,调整目镜焦距,直到桥的这一墙显得轮廓分明,看清了漆成灰色的铁桥。他接着把望远镜对准岗亭。
 
  哨兵背靠墙坐着。他的头盔挂在木钉上,脸显得清清楚楚。罗伯特、乔丹看出这个人就是前两天下午他来侦察时值班的那个哨兵。他还是戴着那顶绒线帽。他没有刮脸。他脸颊凹陷,颧骨突出。他长着毛茸茸的眉毛,眉字间连在一起。他显得很困乏,罗伯特 乔丹打蠹着他,看到他在打呵欠。他接着掏出烟荷包和一盒卷烟纸,卷了一支烟。他用打火机打了几下,没打上,结果把它放进衣袋,走到火盆边,弯下腰,从火盆里取出一块炭,在一只手中挥挥,一边往上面吹气,接着点燃了卷烟,把炭扔回火
 
  罗伯特 乔丹透过蔡斯八倍望远镜观察他靠在岗亭墙上抽烟时的脸。他放下望远镜,合拢在一起,放进衣袋。我不要再看他了,他对自己说。
 
  他伏在那儿望着公路,试图什么也不想。一只松鼠在他下面一棵松树上吱吱地叫,罗伯特 乔丹看它顺着树干往下爬,半路上停了一下,扭头张望那注视着它的人。他看到松鼠的眼睛又小又亮,尾巴激动地抖动着。它用小小的爪子和巨大的尾巴在地上跳远似地蹦跳着,珧上了另一棵树。它在树干上回头望望罗伯特‘乔丹,接着在树干上绕了一囷,消失了踪影。罗伯特 乔丹接着听到松鼠在一根髙枝上吱吱地叫,他望着它平伏在树枝上,尾巴抖动着。
 
  罗伯特‘乔丹又穿过松树之间俯视着岗亭 他艮想捉住这只松鼠栽在衣袋里。他很想有一样可以触摸的东西。他用胳膊肘擦擦松针,但那是另一回事。谁也不知道在干这种事时你有多孤独。我可知道。但愿兔子能顺利地摆脱这个处境。现在别想这个啦。对,当然。但是我能这样希望,我确实也这样希望。希望我好好地把桥炸掉,希望她順利脱身。好,当然。只要这样。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他伏在那儿,不再望公路和岗亭,转而望着对面的远山。他对自己说。”你什么也别想了。他静静地伏在那儿,注视着早晨来临。这是个晴朗的初夏早晨,在五月底,早晨是来得很快的。有一次,有个穿皮外衣、戴皮头盔的摩托车司机,左瞄边挂着一支有枪套的自动步枪,驶过那座桥,顺者公路朝上驶去。有一次是一辆救护车驶过了桥,在他下面经过,顺着公路朝上驶去。这是全部动静。他闻到松树的香味,他听到河水的声响,这时桥在晨曦中显得淸楚而美丽。他伏在松树后面,手提机枪横放在左前臂上,再也不对岗亭望一眼,以为看来这次攻势决不会发生了,在这么一个可爱的五月底的早晨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如是隔了好久,他才听到突如其来的接连不断的砰砰的炸弹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