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丧钟为谁而鸣(第四十章)

时间:2016-04-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明威 点击:
 
  巴勃罗在黑暗中停下来,跨下马背。穸伯特 乔丹听到他们大家下马时咯吱咯吱的声音、沉重的呼吸声和一匹马把头一甩时马勒上发出的叮当声。他闻到马的气味,新来的人没水洗脸洗澡、和农而睡而身上带着的酸臭,以及待在山洞里那些人身上隔宿的烟火味。巴勃罗就站在近旁,罗伯特 乔丹闻到他身上发出的锎腥般的酒酸味,仿佛嘴里含着锎币的感觉。他用手握成杯形,挡着火光点燃了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听到巴勃罗声音很低地说。”我们去栓马脚的时候,比拉尔,你把装手榴弹的口袋卸下来。”
 
  “奥古斯丁。”罗伯特‘乔丹放低了声音说,现在你和安塞尔莫跟我到桥头去。装机枪子弹盘的口袋在你那儿吗。”“在,”奥古斯丁说。干吗不在啊?〃罗伯特 乔丹向比拉尔身边走去,普里米蒂伏正在帮她把东西从一匹马上卸下来。〃听着,大娘。”他低声说,
 
  〃有什么事?”她沙哑地小声说,把马辑下的肚带钩解掉。“你要听到扔炸弹的声音才能袭击哨所,明白了吗?”“你得跟我说多少回啊?”比拉尔说。“英国人,你变得象个老太婆啦。”
 
  〃不过是想检查一下。”罗伯特‘乔丹说。“端掉了哨所,你得回过头来向桥靠垅,从上面和我的左翼用火力封锁公路,“
 
 
  “你第一次跟我交待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再跟我说,我也一样。”比拉尔对他低声说。“干你自己的事吧。”
 
  “没听到轰炸声,谁也不许动,不许放枪,也不许扔手梢弹,”罗伯特 乔丹低声说,
 
  “别再烦我了。”比拉尔恼火地小声说。“我们在‘聋子,那儿的时候,我就明白了。”
 
  罗伯特"乔丹走到巴勃罗在拴马的地方。 我只把那些容易受惊的马拴住脚。”巴勃罗说。“我这样拴,只要一拉绳子,它们就能自由行动,明白吗?”“好。”
 
  “我来告诉丫头和吉普赛人怎样看管马儿,”巴勃罗说 他那伙新来的弟兄单独聚集在“起,身子支着卡宾枪。“大家都明白了?”罗伯特’乔丹问。“怎么不明白?”巴勃罗说。“端掉哨所。切断电线,回过头来向桥靠拢 封锁桥面,等你炸桥。”“轰炸幵始之前不许有任何行动。”“就是这样。”“那就行了。祝你顺利。”
 
  巴勃罗咭噜了一声,他接着说,“我们回头赶来的时候,你会用机枪和你的小机枪好好掩护我们,英国人,对吗?”“亳无疑问。”罗伯特 乔丹说,“全力以赴。”“那好。”巴勃罗说。“没说的了,不过你到那时镡必须十分小心啊,英国人。这掩护的事儿不简单,除非你十分小心。”“我会亲自掌握机枪的,”罗伯特‘乔丹对他谀。““你很有经验吗?我可不逋意让奥古斯丁把興轉不,尽管,“没一点儿坏心眼。” ‘…
 
  “我很有经验。没错。要是奥古斯丁使另外一挺机枪,我会叫他注意越过你的头射击。高高地越过你的头。”
 
  “那就没说的了,”巴勃罗说。他接着推心置腹地低声说,“马还不够哪。”
 
  这婊子养的,罗伯特,乔丹想。难道他以为我没有听懂他以前第一次跟我讲的话吗?
 
  “我可以步行,”他说。“马由你支面。”“不,有一匹马给你的,英国人"巴勃罗低声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匹,
 
  “这是你的事情。”罗伯特 乔丹说。“你不用把我算在里面。你那挺新机枪的弹药够吗。”
 
  “够。”巴勃罗说,“那个骑兵身上的全部弹药都在。我只打了四发试试。我是昨天在高山里试的枪?
 
  “我们走吧,”罗伯特 乔丹诶。“我们必须一早就赶到那儿,好好隐蔽起来。”
 
  “我们大家都走吧。”巴勃罗说,“祝你濮利,英国人。”我不知道这个杂种现在在打什么主意,罗伯特‘乔丹想,但是我十分肯定我摸准了。得了,这是他的事,和我不相干。感谢上帝我不认识这些新来的人。
 
  他伸出手来说。”祝你顺利,巴勃罗。”黑暗中,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罗伯特 乔丹伸手的时候,以为会象握住什么爬虫的身体或接触麻风病患者的皮肤那样。他不知道擓巴勃罗手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在黑暗中,巴勃罗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坦率地紧握着,他就报以同样的紧握。巴勃罗的手在黑暗中是强壮可靠的,握着它使罗伯特、乔丹产生了那夭早晨他心里最离奇的豳觉。。,“。
 
  他想。”我们现在必须做盟友。盟友间总是多多握手言欢的。且不提授勋或吻脸颊那一套,他想。我高兴的是我们不用这样做。看来所有的盟友都是这么回事吧。他们总是打心底里彼此憎恨。这个巴勃罗可是个怪人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