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丧钟为谁而鸣(第三十章)(5)

时间:2015-10-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明威 点击:
 
  “那时我的头发梳两条辨子,我从镜子里见到有个人抓住了一条辫子猛拉,这样在伤心之外突然使我痛得难熬。他接着用縱刀齐头发根把辫子割了下来。我看到自己只剩了一条辫子和另一条辫子的残根。他接着没有再拉,就把另一条辨子也割了,剃刀在我耳朵上划玻了一道小口子,我见到上面在淹血。你用指头能摸到伤疤吗?”
 
  “能。可是别谈这事了,好吗?
 
  “没什么。我不谈那件不幸的事。他就这样用剃刀把我的辫子齐头发根割了下来,其他人哈哈大笑。”我简直没感觉到耳朵
上的伤口痛。他接者站在我面前,用辫子抽打我的脸,而其他两个人抓住了我,他说,‘这就是我们制造赤色尼姑的方法。这就叫你明白,怎样和你的无产阶级兄弟们打成一片申红色基督的新娘子,“
 
  “他用我自己的辫子一遍又一遒地抽打我的脸,然后用辫子勒住我的璨,紧扎住我的脖子,在脑后打了个铕,这样塞住了我的嘴。两个按住我的人哈哈大笑。
 
  “看到的人都哈哈大笑。我在镜子里看到他们笑的样子,我哭起来了,因为直到那时为止,枪杀使我麻木得哭不出来。”
 
  “接着,那个堵我嘴的人用理发推子在我头上到处乱推,先从前额开始,一直推到后脑脖子根,然后在头顶上横推过去,满头都推到了,耳朵后面的地方部没漏掉。他们抓住了我,我在理发店的铳子里看到替我剃头发的全部经过。剃过之后,我寘没法相信,我哭了又哭,伹我没法不看我自已脸上的那斟可怕模样 嘴张着,勒着辫子,推于经过的地方,头发全光了。“
 
  “拿推于的人剃完了头,在架子上拿了瓶碘酒(他们把理发师也枪杀了,因为他是工会会员,他就躺在店门口,他们拖我进来的时候,把我从他身上提了过去》,用碘酒瓶里的玻璃棒擦我耳朵上的伤口,在我的伤心和惊恐之中,加上了这种零星的痛苦”
 
  “接者他站在我面前,拿碘酒在我前額上写了口. ?-三个字母,就象美术家那样慢条斯理地画着。我在镜子里望着他的一举一动,不再哭了,因为我父亲和母亲的遭进已使我伤心之极,我自己的遭遢无足轻重了。这我心里明白。
 
  “那个长枪党写完后,后退了一步,望着我,检查他写得怎么样,接着放下碘酒瓶,拿起推子说,‘下一个。”于是他们紧紧拽住了我两条胳膊,把我从理发店里拖出去。那理发师还是仰天躺在门口,脸色死白,我在他身上绊了一交,当时有两个人正把我最好的朋友孔塞普西昂 格拉西亚拖进来,我和她几乎撞个满怀。她当时看见了我却不认得我了,后来才认出是我,就尖声大叫起来。他们推推搡搡地把我带进。”场对面村公所的大门, 直上楼到我父亲的办公室,把我按在长沙发上。这一路上,我始终听到她的尖叫声。他们就是在那儿干下那伤天害理的事来的,“
 
  “我的兔子。”罗伯特 乔丹说,尽量温柔地紧搂着她。可是他满腔仇恨,怒不可遏。“别再说了。别再跟我说了,因为现在仇恨使我受不了啦,“
 
  她在他怀里变得俚硬、冰冷,她说,“好。我再也不谈这亊了。可他们是坏人,如果可能的话,我要跟你一起杀他们几个才解恨。不过我刚才告诉你,只是为了尊重你,因为我要敗你的妻子。为了要你明白。”
 
  “你告诉了我,我很离兴。”他说。“明天走运的话,我们可以杀很多人。“
 
  “我们要杀长枪党吗?坏事是池们干的啊。”“他们不打仗。”他阴郁地说。“他们在后方杀人。和我们交锋的不是他们。”
 
  “难道我们没办法杀他们吗?我真想杀几个这种人。”“这种人我杀过,”他说。“今后我们还要杀。炸火车的时候我们杀过。”
 
  “我想和你一起去炸一次火车,”玛丽亚说。“那次炸火车后,比拉尔把我带走时,我有点儿疯疯瘭癲了。她跟你讲过我那时的情形吗。”
 
  "讲过。别谈这事了。”
 
 
  “我当时头脑昏昏沉沉,只会哭。可是我还有“件事得告诉你。我非说不可。说了你也许不会娶我了。可是,罗伯托,要是你不愿意娶我,那么我们能不能还是一直在一起呢”“我要娶你。”
 
  “不。这件事我忘了。也许你不应该娶我。我可能永远不会给你生儿育女了,因为比拉尔说,要是会生育,他们糟蹋我之后我就会生了,这件事我不能不告诉你。暧,我怎么会把这件事忘了。“
 
  “这没有关系,兔子,”他说。“首先,情况可能还不是这样。这得由医生来断定。其次,我不希望把几女带到如今这样的世界上来。此外,我要把我的爱全部给你。”
 
  “我想给你生儿育女。”她对他说。“要是没有我们的子女跟法西斯打仗,这世界怎么会变好呢。”
 
  “你啊,”他说。“我爱你。你听到吗?现在我们得睡了,兔子,因为早在天亮前我就得起身,这个月份,天亮得很早啊“那么我说的最后一件事不碍事吗?我们仍旧可以结婚?”“我们现在巳经结婚了。我现在娶你。你是我的妻子,睡吧,我的兔子,因为现在没有多少时间了。”
 
  “那么我们要真的结婚吗?不只是说说的?”“真的
 
  “那我睡了,如果醒来再想这件事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