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丧钟为谁而鸣(第三十章)

时间:2015-10-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明威 点击:
 
 
  他俩叉一起躺在睡袋里,这是最后的一夜,夜已很深了。玛丽亚紧偎在他身上,他静静地躺着,什么也不想,她用手抚摸着他的头。
 
  “罗伯托。”玛丽亚柔情地说,吻他,“真惭愧。我不愿让你失望,可是一碰就痛,痛得厉害。看来我对你没多大用处了。”
“总是会痛的,”他说。“不,兔子,没什么。我们不做任何会引起痛苦的事。”
 
  “我不是指那回事。是这样,我想叫你快活,可是做不到。”“没关系。一会儿就会好的。我们躺在一起,就结合在一起
了。”
 
  “话虽这么说,可我感到惭愧。我想这是以前人家糟蹋了我才引起的。不是你我的关系。”“我们别谈这个了。”
 
  “我也不愿谈。我想说的是,最后一夜叫你失望,我受不了,因此就想为自己找借口。”
 
  “听我说,兔子。”他说。“这种事一会儿就会好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他想。”对最后一夜来说,这兆头不妙。
 
  接着他过意不去地说,“紧紧挨着我,兔子。我客欢你在这儿黑夜里貼在我身边,就象我喜欢和你做爱一样。”
 
  “我真惭愧,我原以为今夜又会和那次从‘聋子’那儿下山后在高地上那样的,“
 
  “什么话1”他对她说。“可不会每次都一样,这样和上一次那样,我都喜欢。”他撇开失望的心情,撤了个谎。“我们静静地在一起,我们睡觉。我们一起聊聊吧。我从谈话中知道你的情况极少。”“我们讲讲明天,讲讲你的工作好吗?我要学得聪明点,帮你做事。”
 
  “不,”他说着在睡袋里彻底放松了筋骨,静静地躺着,脸颊貼在她肩上,左臂枕在她头下。“最聪明的办法是不谈明天,也不谈今天发生过的事。我们在这里不谈伤亡的事儿。明天非干不可的事,到时候干就是了。你不觉得害怕?”
 
  “哪里的话 ”她说。“我老是害怕。可现在我尽替你害怕,所以想不到自己了。”
 
  “别这样,兔子。这种事我遇到得多啦。有的比这次更糟。”他撒了个谎。
 
  接着,他突然放纵自己,听任自己沉溺在幻想中,他说,“我们谈谈马德里,谈谈我们在马德里的情景吧。”
 
  “好,”她说。“唉,罗伯托,我让你失望了,真对不起。有什么别的事我可以替你做吗?”
 
  他抚摸着她的头,吻她,然后舒适地偎依在她身边,倾听着夜籁。
 
  “你可以跟我谈谈马德里,”他说,并想,我要为明天养精蓄锐。明天我霈要全部的精力。现在松针地上不会象我明天那样地谣要精力。《圣经》上说谁把它遗在地上了?俄南。他想,俄南结果怎么样?我想不起还听说过关于俄南的别的情況。①
 
①俄南的哥哥死去了,他父亲对他说。”你当与你哥哥的妻子同房,向他尽你为弟的本分,为你哥哥生子立后。俄南知道生子不归自己,所以同房的时候,便遗在地,免得给他哥哥留后。俄南所作的,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也就叫他死了。”(。”。圣经‘创世记》第三十八章第八到十节 
 
  他在黑暗中微笑着。
 
  接着他又听任自己沉溺在幻想中,感到沉溺在幻想中的逸乐,就象夜间迷迷糊糊地接受性爱,只感到接受的快感。
 
  “我亲爱的。”他说,吻着她。“听宥,有天晚上我在想马德里,想我怎样到了那儿,把你留在旅馆里,而我呢,赶到俄国人住的饭店里去看朋友。不过那不对头,我不会把你留在旅馆里的。”“干吗不呢?”
 
  “因为我要照联你。我永远也不离开你。我要银你一起到民政局去领证明。然后跟你一起去买需要的衣服。”“不需要多少衣服,我自己会买。”“不,要很多,我们一起去,买些好的衣服,你穿了一定很漂亮。”
 
  “我宁愿我们待在旅馆的房间里,打发别人去买。旅馆在哪
儿?”
 
  “在卡廖。”场。我们要在那家旅馆的房间里待很长的时间。有一张宽阔的床和干净的床单,澡盆里有热的自来水,还有两个壁柜,一个放我的东西,一个归你用。敞开的窗子又髙又宽,窗外街上有喷泉。我还知道几家挺好的饭店,那是没有执照的,但饭菜很好,我还知道几家店铺可以买到葡萄酒和威士忌。我们要在屋里放些吃的,饿了就吃,还有威士忌,想喝的时侯我就喝,我还要给你买些白葡萄酒。”“我想尝尝威士忌。”
 
  “不过威士忌不容易搞到,如果你喜欢,还是喝白葡萄酒。““威士忌你留着自己喝吧,罗伯托。”她说。“暧,我真爱你,爱你和爱我喝不到的威士忌。你真小气。”
 
  “好,你就喝一点吧。不过女人喝这种酒不合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