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农夫的故事

时间:2015-06-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那个中年猎户,把他为了一个未完故事,找寻雁鹅十六年的情形,前后原因说过后,旅馆中主人就说:“美丽的常常是不实在的,天空中的虹同睡眠时的梦,都可为我们作证明。不管谁来说一句公平话,你们之中有相信雁鹅会变人的这种美丽故事吗?你们说,这故事是有的,那就得了。”
  除了其中一个似通非通的读书人,以为猎人说的故事是在讽刺他以外,其余诸人都觉得这故事十分有味。但当主人把这个话问及众人时,由于谁也不知道说谎,故谁也不敢说他曾经在某个地方,也同样遇到过这种有人性的雁鹅同乌龟。
  可是当中却有个年青农人,身个儿长长的,肩膊宽宽的,脸庞黑黑的,带着微笑站起身来说:“我并不见到过一只善变的鸟,可知道人类中有种善变的人。若这件事也可以为猎鸟人的故事作一个证明,我就把这故事说出来,请诸位公平裁判。”
  许多人都希望把故事说出以后,再来评判是非,看看是不是用一个新的故事能代替那个猎人旧的故事。大家盼望他即刻把故事说出来,异口同声请他快说,且默默的坐下来听那故事。
  农人于是说了下面一个故事:
  某个地方,有姊弟二人,姊姊早寡,丈夫死后只留下一个儿子。为时不久,她也得了小病死去。死去之后,这孤儿便同他舅父两人一同住下,打发每个日子。孤儿年纪到二十岁时,同他舅父两人都在京城一个衙门里办事。两人正直诚实,得人敬爱。只因为那个国家阶级制度过严,大凡身居上位,全是皇亲国戚,至于寒微世族,则本人即或如何多才多艺,如何勤慎守职,可无抬头升迁希望。那国家一时又还不会发生革命,因此两人在衙门里服务多日,地位尚极卑微。那时本国恰巧发生饥荒,挨饿人日益增加。京城内外,无数平民皆无食物可得,死亡日有所闻,情形很可怜悯。那国家读书人虽不少,却同别的国家读书人差不多,大都以为自己既已派定读书教书,有关政治问题,诸事自有各级官吏负责,不能越俎代庖。至于官吏,一般总是忙于开会,当然不会注意这类事情。舅甥两人见到这种情形,十分难受,知道国王大库藏里,收了许多稀奇宝物,毫无用处,许多金钱银钱,毫无用处,许多粮食,也毫无用处。两人就暗地商量:“我们职务既那么卑微,国家现状又那么保守,照这样情形下去,想要出人一头,再来拯救平民,不知何年何月,方可办到。若等革命改变制度,更是缓不济急。如今库里宝物极多,别的有用东西更多,不如想办法取点到手,取得以后,分给京城各处穷人,这样作去,不算坏事。”
  两人都觉得这事不妨试作一下,对于穷人多少有些好处。
  对于多数别人有益,自己即或犯罪受罚,并不碍事。两人商量停当以后,就只等候机会来时,准备动手。
  机会一来,两人就在库房外某处,挖一大洞,两人爬将进去,取出不少实用东西。
  天亮以后,管库大臣发现了库旁有一大洞,直通内里,细加察看,就知道晚上业已有人从这地洞搬去东西不少。到各处探听,都说本城若干穷人住处,半夜深更,忽然有人从屋瓦上抛下不少布帛食物,钱财宝贝。那时只听到有人在门外说话,十分轻微。“国王知道你们为人正直,生活艰难,派我来赠给你们一些东西。事出国王好意,不必怀疑,收下就是。”
  开门一看,渺无一人。东西具在,当非做梦。一切东西既不知真实来源,故第二天天明以后,胆小怕事的人,以为横财之来,不能随意受用,就赶忙把夜来情形,禀告本街保甲,听候裁夺。有些人自然信以为真,充满对国王好心的感谢,就受用了。管库大臣得到报告,赶忙把一切原委禀告国王。国王听说,心中十分纳闷,不明究竟。以为这无名盗贼,既盗国库,又施平民,于法不可原谅,于理可难索解。当时就吩咐管库大臣:“暂且不必声张,走露风声,且等数天,好好派人照料库中,到时一定还有人来偷取东西,见他来时,把他捉来见我。小心捉贼,莫令逃脱,更应小心,莫加伤害。”
  舅甥二人,其一以为国王还不知道这事,必是管库官吏怕事,不敢禀闻,其一又以为国王当已知道这事,但知盗亦有道,故不追究。两人猜想虽不一致,结论皆同;稍过一阵,风声略平,便再冒险去库中偷盗,必使京城每个正直平民,皆得到些好处,方见公平。
  为时不久,又去偷盗,到洞口时,外甥就说:“舅父舅父,你年纪业已老迈,不大上劲。我看情形,也许里边有了防备,你先进去,若为卫兵所捕,无法逃脱,不如我先进去。我身体伶便如猴子,强壮如狮子,事情发生时,容易对付。”
  那舅父说:
  “你先进去,那怎么行?我既人老,应当先来牺牲,凡有危险,也应先试。”
  “哪里有这种道理?若照人情,不管好坏,我应占先。”
  “若照礼法,我是长辈,你无占先权利。”
  但这种事既非礼法所奖励,也非人情所许可,致甥舅两人,到后便只好抽签决定。结果轮到舅父先入,那外甥便说:“舅父舅父,我们所作事情,并非儿戏!若两人被捉,一同牵去杀头,各得同伴,还有意思。若不杀头,一同充军,路上也不寂寞。若一人被捉,一人逃亡,此后生活,未免无聊。
  故照我意思,我要发誓,决不与舅父因患难分手。“
  舅父说:“一切应看事情,斟酌轻重,再定方针。”
  那舅父于是十分勇敢,探身进洞。刚一进洞,头尚在外,就已为两只冰冷的手,拦腰抱定,无从挣扎。且听人说:“守了你们十天,如今可捉到手了!”外甥用手抱定舅父头颅不放,还想救出舅父。这舅父知道身入网罗,已无办法可以逃脱,恐为时稍缓,外甥也将被捉,同归于尽,两无裨益。这时要外甥走去,他又必不愿意单独走去,并且纵即走去,天发白后,人还可从他的像貌看出,原系甥舅两人同谋。这舅父为救外甥,临时想出一计,急告外甥说:“伙计伙计,我如今已无希望了。我腰已被人用刀铡断,不会再活。两人同归于尽,实在无益。我已老去,我应死了。
  你还年轻,还可为那些穷人出力帮忙。如今不如把我头颅割下带走,省得为人认识,出做官吏的丑。此后你自己好好生活,不要为我牺牲难受。“
  外甥听说,相信舅父腰身当真被人铡断,不能再活,不得不忍痛把他舅父头颅割下,就此走去。
  天明以后,管库大臣又把一切情形禀告国王,且同时禀明盗贼之死,并非兵士罪过,只为贼人心虚,恐怕同伴受累,故牺牲自己,让同伴把头割去。还有伙伴一人,不知去向。国王又说不必声张,并且下一秘密命令,把这无名无头死尸,抬出库房,移放京城热闹大街上去,派人悄悄注意,凡有对死尸流涕致哀的,就是贼首盗魁,务必把他活活捉来,不能尽其逃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