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唐吉诃德与侍从之间发生的事及其他大事

时间:2015-06-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塞万提斯 点击:

堂吉诃德(全文在线阅读)  > 下卷 >第七章 唐吉诃德与侍从之间发生的事及其他大事

  女管家一见桑乔进了他主人的房间,就猜到了桑乔的意图,料想他们又会商量第三次外出的事情。她赶紧披上披风,去找参孙·卡拉斯科学士,觉得他能说会道,又是新结识的朋友,完全可以说服主人放弃那个荒谬的打算。她找到了参孙,参孙正在院子里散步。女管家一见到参孙,就跪到他面前,浑身汗水,满脸忧伤。参孙见她一副难过忧伤的样子,就问道:
  “你怎么了,女管家?出了什么事,看你跟丢了魂似的。”
  “没什么,参孙大人,只是我的主人憋不住了,他肯定憋不住了。”
  “哪儿憋不住了,夫人?”参孙问,“他身上什么地方漏了?”
  “不是哪儿漏了,”女管家说,“而是那疯劲又上来了。我是说,我的宝贝学士大人,他又想出门了,这是他第三次出去到处寻找他叫做运气的东西了①。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称呼。第一次,他被打得浑身是伤,被人横放在驴上送回来。第二次,他被人关在笼子里用牛车送回来,还自认为是中了魔法。瞧他那副惨相,就是他亲妈也认不出他了,面黄肌瘦,眼睛都快凹进脑子里去了。为了让他能恢复正常,我已经用了六百多个鸡蛋,这个上帝知道,大家也知道,还有我的母鸡,它们是不会让我撒谎的。”
  --------
  ①唐吉诃德说要出去征险,而在西班牙语中,“险遇”和女管家说的“运气”只相差一个字母。女管家在此处把唐吉诃德的征险错说成找运气了。
  “这点我完全相信,”学士说,“您那些母鸡养得好,养得肥,即使胀破了肚子也不会乱说的。不过,管家大人,您难道真的只担心唐吉诃德大人要出门,而没有其他什么事情吗?”
  “没有,大人。”女管家说。
  “那您就不用担心了,”学士说,“您赶紧回家去,给我准备点热呼呼的午饭吧。您如果会念《亚波罗尼亚①经》的话,路上就念念《亚波罗尼亚经》吧。我马上就去,到时候您就知道事情有多妙了。”
  --------
  ①地名。按照《圣经》,使徒保罗和西拉到帖撒罗马迦传道时曾经过此地。而按照女管家的说法,念《亚波罗尼亚经》可以治牙痛。
  “我的天啊,”女管家说,“您说还得念《亚波罗尼亚经》?
  就好像我主人的病是在牙上,而不是在脑子里。”
  “我说的没错儿,管家夫人。您赶紧去,别跟我争了。您知道我是在萨拉曼卡毕业的,别跟我斗嘴了。”卡拉斯科说。
  学士这么一说,女管家才走了。学士去找神甫,同他说了一些话,这些话下面会提到。
  唐吉诃德和桑乔谈了一番话,这本书都做了准确真实的记录。桑乔对唐吉诃德说:
  “大人,我已经‘摔服’我老婆了,无论您到哪儿去,她都同意我跟随您。”
  “应该是‘说服’,桑乔,”唐吉诃德说,“不是‘摔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桑乔说,“我已经对您说过一两次了,只要您听懂了我要说的意思,就别总是纠正我的发音。如果您没听懂,那就说:‘桑乔,见鬼,我没听懂你的话。’那时候您再纠正我。我这个人本来就很‘拴从’……”
  “我没听懂你的话,桑乔,”唐吉诃德马上说,“我不明白‘我很拴从’是什么意思。”
  “就是很‘拴从’,”桑乔说,“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现在更不懂了。”唐吉诃德说。
  “如果你还不懂的话,”桑乔说,“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了。我不会其他说法,上帝会明白的。”
  “好,现在我明白了,”唐吉诃德说,“你是想说你非常顺从、温和、听话,也就是我说什么你都能听,我让你干什么你都能凑合干。”
  “我敢打赌,”桑乔说,“您一开始就猜到了是什么意思,就听懂了。您是故意把我弄糊涂,让我多说几句胡话。”
  “也可能是吧。”唐吉诃德说,“咱们现在谈正经的,特雷莎是怎么说的?”
  桑乔说:“特雷莎让我小心侍候您,少说多做;‘到手一件,胜过许多诺言’;依我说,对女人的话不必在意,可是,不听女人的话又是疯子。”
  “我也这么说。”唐吉诃德说,“说吧,桑乔朋友,你再接着说,你今天说话真可谓句句珠玑。”
  “现在的情况,”桑乔说,“反正您知道得比我更清楚,那就是咱们所有人都不免一死,今天在,也许明天就不在了,无论小羊还是大羊,死亡都来得很突然。在这个世界上,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活得比上帝给他规定的寿命长。死亡总是无声无息的,当它来叩我们的生命之门时,总是很匆忙,不管你软求还是硬顶,也不管你有什么权势和高位。大家都这么说,在布道坛上也是这么讲的。”
  “你说得有道理,”唐吉诃德说,“不过,我不明白你的用意何在。”
  “我的用意就是要您明确告诉我,在我服侍您期间,您每月给我多少工钱,而且这工钱得从您的家产里支付,我不想靠赏赐过日子。总之,我想知道我到底挣多少钱,不管是多少,有一个算一个,积少成多,少挣一点儿总比不挣强。我对您许诺给我的岛屿不大相信,也不怎么指望了。不过,您如果真能给我的话,我也不会忘恩负义,把事情做得那么绝,我会把岛上的收入计算出来,再按‘百例’提取我的工钱。”
  “桑乔朋友,”唐吉诃德说,“有时候按‘比例’同按‘百例’一样合适。”
  “我知道了,”桑乔说,“我敢打赌应该说‘比例’而不是‘百例’。不过这没关系,反正您已经明白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