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俄国公爵夫人

时间:2015-05-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点击:
东方快车谋杀案(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部分 >第六章 俄国公爵夫人 

  “我们再来听听皮埃尔·米歇尔对这颗钮扣要说些什么。”波洛说。     
  列车员又一次被传了进来。他询问似地打量着他们。     
  鲍克先生清了清嗓子。     
  “米歇尔,”他说,“这里有一颗钮扣,是你制服上的,在美国老太太房里捡到的。你对这有什么要说的吗?”     
  列车员的手机械地摸了摸身上的制服。     
  “先生,我可没掉钮扣,”他说,“是不是搞错了。”     
  “这倒怪了。”     
  “先生,我以为这没什么奇怪的。”     
  他显得很惊讶,但完全看不出有罪的样子。     
  鲍克先生意味深长地说:     
  “从发现这颗钮扣的现场来看,显然,这是昨晚哈伯德太太按铃唤他去的那人身上掉下来的。”     
  “可是,先生,那里并没有人呀。必定是老太太臆想出来的。”     
  “米歇尔,她并没有瞎说,谋害雷切特的凶手就是经过这条路的──而且还掉下了这颗钮扣。”     
  鲍克先生的话的含义一经点明,皮埃尔·米歇尔顿时极度不安起来。     
  “这不是事实,先生,这不是事实。”他嚷了起来。     
  “你这是指倥我有罪。我有罪吗?我是清白的,绝对清白的。我干吗要杀一个素不相识的先生?”     
  “哈伯德太太按铃的时候,你在哪儿?”     
  “我已经说过,先生,在另一节车厢里,跟我的同事聊天。”     
  “我们会找他的。”     
  “去吧,先生,求你找他问问。”     
  另一节车厢的列车员被唤了进来。他一口证实皮埃尔·米歇尔的话。还补充道当时布加勒斯特车厢上的列车员也在那儿。全心全意三个人议论这场雪所引起的后果。他们就这么聊了十分种,米歇尔听到铃声。他开了两切车厢之间的那扇门,他们也清楚地听到铃声,米歇尔当即飞快跑回去了。     
  “先生,瞧,我是无罪的。”米歇尔焦急地嚷道。     
  “钮扣是从列车员制服上掉下的──你有什么可说的?”     
  “说不上,先生。对我来说这事也太稀奇了,反正我身上的钮扣一颗也没缺。”     
  其他两列车员也声称没掉,从来没去过哈伯德太太的包房。     
  “冷静点,米歇尔。”鲍克先生说。“仔细想想,听到哈伯德太太的铃声跑去时的情况。在过道里碰到过什么人没有?”     
  “没有,先生。”     
  “有没有人朝相反方向跑过去呢?”     
  “也没有,先生。”     
  “这就怪了。”鲍克先生说。     
  “没那么怪吧。”波洛说。“只是时间问题。哈伯德太太醒过来发现房间里有个男人,她一动不动,闭着眼睛,躺了一两分钟。也许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溜进了过道,然后她才按铃。可是列车员没有立刻就去。铃按了三、四次才听到。我敢说,这当中有的是时间──”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亲爱的?别忘了,火车四周都是雪堆。”     
  “这一神秘的凶手有两条路可以选择,”波洛慢吞吞地说,“他可以退到盥洗室,也可以躲到某个包房。”     
  “所有的包房都住了人。”     
  “说对了。”     
  “你的意思是,他回到了自己的包房?”     
  波洛点点头。     
  “有理,有理。”鲍克先生低声说。“在列车员不在的十分钟里,凶手从自己的房里出来,进入雷切特的房里,然后杀了他,从里面锁上门。并搭好链条,穿过哈伯德太太包房逃出来。在列车员刚要进来的时候,他已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包房里了。”     
  波洛咕哝道:“朋友,事情不那么简单,我们的大夫就可以作证。”     
  鲍克先生作了个手挚,暗示三个列车员可以走了。     
  “还有八位旅客得见见。”波洛说,“五位是头等车的──德雷哥米洛夫公爵夫人,安德烈伯爵夫妇,阿巴思诺特上校以及哈特曼先生;三位二第车的──德贝汉小姐,安东尼奥·福斯卡拉里和女佣人──弗罗琳·施密特。”     
  “先见谁──意大利人?”     
  “瞧你老惦记着这个意大利人!摘果子还是从树梢上开始吧。也许公爵夫人乐意抽点时间和咱们谈谈。米歇尔,请她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