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丧钟为谁而鸣(第二十章)

时间:2015-05-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海明威 点击:

丧钟为谁而鸣(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他如今躺在黑夜里,等着姑娘到他这儿来。这时风已停息,松树在夜色中悄然无声。松树千兀立在盖满雪的地上,他躺在睡袋里,感到身体底下他铺的东西软绵绵的,两腿直伸在暖和的睡袋里,脸上接触到的和吸进鼻子的空气冷得刺人。他侧身躺着,头下是他用裤子和外衣卷在鞋子外面做成的圆鼓鼓的枕头。他脱衣时从枪套里取出大自动手枪,把手枪带系在右手腌上,这时感到那冷冰冰的枪身贴在腰的一侧。他推开手枪,身体更往睡袋里缩下一些,同时望着雪地对面山岩上的黑色缺口,那就是山涧的洞口。天空晴韌,借着雪光的反射可以看清山洞两旁的树干和大块山岩。

  临近黄昏的时候,他曾拿了一把斧头,走出山洞,踏过新下的雪,来到林间空地边缘,砍下一棵小云杉。他在黑暗中握着树的根端,把它拖到山崖的背风处。他挨近山崖,一手把稳树千,把树竖直,一手握住斧头柄靠近斧头的地方,砍下了所有的枝丫,聚成一堆。然后,他把光树干放在雪地里,离开那堆枝丫,走进山洞去拿一块他早先见到靠在洞壁上的厚木板。他用这木板沿着山崖把 块地上的雪全刮开,然后拣起树枝,抖掉上面的雪,一行行地排列在地面上,就象鸟身上迭盖着的羽毛那样,直到做成一张床铺。他把树干横在这些树枝做成的床铺的一头,免得树枝散开,并从那块木板边上劈下两个尖楔,打进地里,卡住树干。然后他把木板和斧头拿回山洞,撩起门毯,“着头进去,把这两件东西靠在润壁上。


  “你在外面做啥,“”比拉尔向,“做了一张床。,

  “你做床,可别拿我那新搁板劈呀。““请原谅。”

  “没关系。”她说。“锯木厂里木板多着,你做的床是啥样
的?,

  “就象我家乡的一样。”

  “那就在铺上好好睡吧,”她说。罗伯特 乔丹打开个背包,从里面抽出睡袋,把包在里面的东西放回背包,然后拿着睡袋再撩开门毯,低头走出山洞,把睡袋铺在树枝上,让睡袋那封闭的一头抵在那根横钉在床脚的树干上。睡袋口有睃峭的石壁遮挡着。然后他再到山洞里去拿他的背包,但比拉尔说,“就象昨晚一样,背包跟我睡得啦,“

  “你不派人放哨?“他问。“今晚天晴,风雪又停了。”“费尔南多去,”比拉尔说。玛丽亚正在山洞深处,罗伯特 乔丹看不见她。“诸位晚安。”他说。“我去睡啦。”大家正在把扳桌和蒙着生皮的凳子推到一边,腾出睡觉的地方,把毯子和铺兼摊在炉火前的地上。这时,其中的膂里米蒂伏和安德烈斯抬起头来说,晚安。”

  安塞尔莫在角落里,已经睡熟了,身体裹在他的毪子和披风里,连鼻子也看不到。巴勃罗坐在椅子里睡熟了。

  “你铺上要张羊皮吗?”比拉尔低声问罗伯特 乔丹。’

  “不用。”他说。“谢谢你。我不需要。”

  “好好睡吧。”地说。“你的东西我负贲,“

  费尔南多跟他一起来到洞外,在罗伯特 乔丹铺睡袋的地方站了一会儿。

  “你这主意很古怪,睡在餺天。堂.罗伯托,”他站在黑暗中说,身上裹着毯子式的披风,卡宾枪挂在肩上。“我习惯了。晚安。”“你习愤了就行,““什么时候人家来换你的班?”“四点钟。”

  “从现在到四点这一段时间很冷。”“我习惯了。”费尔南多说。“你习惯了那就行一〃罗伯特 乔丹客气地说。‘“对。”费尔南多附和说。“我现在得上山去放哨啦。晚安,堂 罗伯托。”

  “晚安,费尔南多。”

  然后他把脱下的衣眼做了个枕头,钻进睡袋,躺着等待,感到在这暖和的法兰绒衬里的羽绒睡袋底下,那些树枝富有弹性。他注视着雪地对面的山洞口,等待着,觉得心在眺。

  夜色晴朗,他感到头脑和空气一样清激而寒冷。他闻到身体下面松枝的气味、压碎的松针的味儿和更强烈的树枝断口渗出的树脂香味。比拉尔,他想,比拉尔和她扯的死亡的气味。我爱闻的可是这一种气味。这一种和新割的首蓿的气味,还有你骑了马赶牛时踩碎的鼠尾草的气味,柴火的烟味和秋天烧树叶的气昧。那准是勾起乡愁的气味,秋天在故乡米苏拉的街上耙成堆的树叶燃烧时的烟火味。你情愿闻哪一种气味呢?印第安人编篮子用的香草的气味?熏皮张的气味?春雨后泥土的气味?你在加利西亚地岬上走在金雀花丛中闻到的海洋味儿?还是你在黑夜里驶近古巴的时候,从陆地上吹来的凤的气味,“那是仙人掌花、含羞草和马尾藻丛的气味。要不,你情愿闻闻在早晨饥饿时所吃的煎烕肉的香味?还是早熳的咖啡香?还是把一只晚秋苹果一口咬下去时闻到的香味?还是苹果酒作坊在碾碎苹果时的味儿,或者刚出炉的面包香味呢?他想 你一定饿了。他侧身躺着,借着照在雪上的星光望着那山洞口。

  有人从毯子后钻出来。他看见那人站在山岩的缺口前,就是那山洞口,但看不清是谁。他接着听到在雪里移动的脚步声,接宥,这个人撩起毯子,低着头又进表了。

  他想 着来她要等大家都睡热了才会前来。真是浪费时间锕。夜晚过去一半了。玛丽亚舸。快来吧,玛萠亚,因为时间不多啦。他听到树枝上一块雪轻柔地掉在雪地上的声苷。起了一阵微风,他脸上瘅到了。他忽然慌张起来,说不定她不会来了,这时起了风,使他想到早晨不久就要来临申他听到微风吹动树梢的声音,树枝上叉有些雪落下来了。

  来吧,玛丽亚。他想 请你现在快到我身边来吧。啊,快到我身边来吧。别等啦。你等不等他们睡热,都没有关系了。

  接着,他看到她从那蒙在山洞口的毯子下面钻出来了。蚀站了一会儿,他知道是她,但看不淸她在做什么。他低声吹了声口哨,但她还在洞。山岩的黑影里撖着什么。接着,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奔过來了。他看到她两条长腿在雪地里奔跑,按着,她跪在睡袋旁边,拍掉脚上的雪,用头紧挨着他 她亲了他—下,把一包东西递给他。 。”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