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李逵打死殷天赐 柴进失陷高唐州

时间:2015-05-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施耐庵 点击:

水浒传(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回 李逵打死殷天赐 柴进失陷高唐州

  话说当下朱仝对众人说道:若要我上山时,你只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李逵听了大怒道: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朱仝怒发,又要和李逵厮拼。三个又劝住了。朱仝道:若有黑旋风时,我死也不上山去!柴进道:恁地也容易。我自有个道理,只留下李大哥在我这里便了。你们三个自上山去,以满晁、宋二公之意。朱仝道:如今做下这件事了,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追捉,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吴学究道:足下放心。此时多敢宋公明己都取宝眷在山上了。  朱仝方才有些放心。柴进置酒相待,就当日送行。三个临晚辞了柴大官人便行。柴进叫庄客备三骑马,送出关外。临别时,吴用又分付李逵道:你且小心,只在大官人庄上住几时,切不可胡乱惹事欺人。待半年三个月,等他性定,来取你还山。多管也来请柴大官人入伙。三个自上马去了。

  不说柴进和李逵回庄。且只说朱仝随吴用,雷横来梁山泊入伙,行了一程,出离沧州地界,庄客自骑了马回去。三个取路投梁山泊来,於路无话,早到朱贵酒店,先使人上山寨报知。晁盖宋江引了大小头目,打鼓吹笛,直到金沙滩抑接。

  一行人都相见了,各人乖马回到山上大寨前下了马,都到聚义厅上,叙说旧话,朱仝道:小弟今蒙呼唤到山,沧州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捉我老小,如之奈何?宋江大喜道:我教兄长放心,尊嫂并令郎己取到这里多日了。朱仝便问道:现在何处?宋江道:奉养在家父太公歇处,兄长,请自己去问慰便了。朱仝大喜。宋江著人引朱仝到未太公歇所,见了一家老小并一应细软行李。妻子说道:近日有人书来说你己在山寨入伙了;因此收拾,星夜到此。朱仝出来拜谢了众人。宋江便请朱仝、雷横山顶下寨。

  一面且做筵席,连日庆贺新头领,不在话下。说沧州知府至晚不见朱仝抱小衙内回来,差人四散去寻了半夜,次日,有人见杀死林子里,报与知府知道。府尹听了大惊,亲自到林子里看了,痛苦不已,备办棺木烧化;次日升厅,便行开公文,诸处缉补,捉拿朱仝正身。郓城县己自申报朱仝妻子挈家在逃,不知去向。行开各州县,出给赏钱捕获,不在话下。只说李逵在柴进庄上,住了一个来月,忽一日,见一个人一封书火急奔庄上来,柴大官人好迎著,接著看了,大惊道:既是如此,我只得去走一遭!李逵便问道:大官人,有甚紧事?柴进道:我有个叔叔柴皇城,见在高唐州居住,今被本州知府高廉的老婆兄弟殷天锡那厮来要占花园,呕了一口气,卧病在床,早晚性命不保。必有遗嘱的言语分付,特来唤我。叔叔无儿无女,必须亲身去走一遭。

  李逵道:既是大官人去时,我也跟大官人去走一遭,如何?柴进道:大哥肯去,就同走一遭柴进即便收拾行李,选了十数匹好马,带了几个庄客;次日五更起来,柴进、李逵并从人都上了马,离了庄院,望高康州来。不一日来到高唐州,入城直至柴皇城宅前下马,留李逵和从人在外面厅房内。柴进自迳入卧房里来看叔叔,坐在榻前,放声恸哭。皇城的继室出来劝柴进道:大官人鞍马风尘不易,初到此间,且休烦恼。柴进施礼罢,便问事情,继室答道:此间新任知府高廉,兼管本州兵马,是东京高太尉的叔伯兄弟;倚仗他哥哥势要,在这里无所不为;带将一个妻舅殷天赐来,人尽称他做殷直阁。

  那厮年纪小,又倚仗他姊夫的势要,又在这里无所不为。有那等献劝的卖科对他说我家宅後有个花园,水亭盖造得好,那厮带许多奸诈不良的三二十人,进入家里,来宅子後看了,便要发遣我们出去,他要来住。皇城对他说道:我家是金枝玉叶,有先朝丹书铁券在门,诸人不许欺侮。你如何散夺占我的住宅?赶我老小那里去?那厮不容所言,定要我们出屋。皇城去扯他,反被这厮推抢欧打;因此,受这口气,一卧不起,饮食不吃,服药无效,眼见得上天远,入地近!今日得大官人来家做个主张,便有山高水低,也更不忧。

  柴进答道:尊婶放心。只顾请好医士调治叔叔。但有门户,小侄自使人回沧州家里去取丹书铁券来,和他理会。便告到官府,今上御前,也不怕他。继室道:皇城干事全不济事,还是大官人理论得是话说当下朱仝对众人说道:若要我上山时,你只杀了黑旋风,与我出了这口气,我便罢!李逵听了大怒道:教你咬我鸟!晁,宋二位哥哥将令,干我屁事!朱仝怒发,又要和李逵厮拼。三个又劝住了。朱仝道:若有黑旋风时,我死也不上山去!柴进道:恁地也容易。我自有个道理,只留下李大哥在我这里便了。你们三个自上山去,以满晁、宋二公之意。朱仝道:如今做下这件事了,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追捉,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吴学究道:足下放心。此时多敢宋公明己都取宝眷在山上了。

  朱仝方才有些放心。柴进置酒相待,就当日送行。三个临晚辞了柴大官人便行。柴进叫庄客备三骑马,送出关外。临别时,吴用又分付李逵道:你且小心,只在大官人庄上住几时,切不可胡乱惹事欺人。待半年三个月,等他性定,来取你还山。多管也来请柴大官人入伙。三个自上马去了。

  不说柴进和李逵回庄。且只说朱仝随吴用,雷横来梁山泊入伙,行了一程,出离沧州地界,庄客自骑了马回去。三个取路投梁山泊来,於路无话,早到朱贵酒店,先使人上山寨报知。晁盖宋江引了大小头目,打鼓吹笛,直到金沙滩抑接。

  一行人都相见了,各人乖马回到山上大寨前下了马,都到聚义厅上,叙说旧话,朱仝道:小弟今蒙呼唤到山,沧州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捉我老小,如之奈何?宋江大喜道:我教兄长放心,尊嫂并令郎己取到这里多日了。朱仝便问道:现在何处?宋江道:奉养在家父太公歇处,兄长,请自己去问慰便了。朱仝大喜。宋江著人引朱仝到未太公歇所,见了一家老小并一应细软行李。妻子说道:近日有人书来说你己在山寨入伙了;因此收拾,星夜到此。朱仝出来拜谢了众人。宋江便请朱仝、雷横山顶下寨。一面且做筵席,连日庆贺新头领,不在话下。说沧州知府至晚不见朱仝抱小衙内回来,差人四散去寻了半夜,次日,有人见杀死林子里,报与知府知道。府尹听了大惊,亲自到林子里看了,痛苦不已,备办棺木烧化;次日升厅,便行开公文,诸处缉补,捉拿朱仝正身。郓城县己自申报朱仝妻子挈家在逃,不知去向。行开各州县,出给赏钱捕获,不在话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