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PERPETUUM MOBILE(3)

时间:2015-04-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要是您乐意,我把您送回去就是。不过现在就得动身。
  
  ……我现在就走。我激动得很,再也不能在这儿待下去了。”
  
  随后格利舒特金和斯维司契茨基默默地穿上衣服,走到院子里。他们叫醒米希卡,然后坐上那辆四轮马车,走了。……“不要脸的家伙,……”一路上侦讯官唠叨说。“要是不会对待正派的女人,那就该在家里坐着,不要跑到有女人的房子里去。……”他说这话是在骂自己呢,还是骂医师,那是很难弄明白的。等到马车在他的住处附近停下,他就跳下车,走进门去,嘴里说着:“我不愿意再跟您来往!”
  
  三天过去了。医师出诊回来,在家里长沙发上躺着,由于无事可做而读《医师日历》上彼得堡和莫斯科的医师姓氏,极力要找出一个最响亮好听的姓来。他心绪安宁,良好,平和,好比窗外的天空,这时候正有一只云雀在蓝天上停着不动。这都是因为昨天夜里他梦见一场火灾,火灾却是吉兆。忽然,外面响起雪橇来到门前的声音(天上飘着小雪),然后侦讯官格利舒特金在房门口出现。这是个出人意外的来客。医师坐起来,瞧着他,又窘又怕。格利舒特金咳嗽一声,低下眼睛,慢腾腾地往长沙发这边走过来。
  
  “我是来赔罪的,季莫费依·瓦西里奇,”他开口说。“那次我对您有点不礼貌,甚至似乎对您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您,当然,理解我当时是酒后失态,我在那个老坏蛋家里喝了不少酒,请您原谅我。……”医师跳起来,眼睛里含着泪水,握住那只伸过来的手。
  
  “哎呀,……求上帝怜恤吧!玛丽雅,拿茶来!”
  
  “不,不要喝茶了。……没有工夫。如果可以的话,与其拿茶来,不如吩咐拿点克瓦斯来的好。我们喝完克瓦斯,就动身去验尸。”
  
  “验什么尸?”
  
  “还是那个军士的死尸呗,上一次我们坐着车去,可是没走到就回来了。”
  
  格利舒特金和斯维司契茨基喝过克瓦斯,就坐上雪橇去验尸。
  
  “当然,我道歉,”侦讯官在路上说,“那次我发了脾气。
  
  不过话说回来,您要知道,我还是愤愤不平,因为您没给副检察官……那个坏蛋安上犄角。”
  
  他们坐车穿过阿里莫诺沃村,看见一家小饭铺,旁边停着叶若夫的三套马雪橇。……“叶若夫在这儿!”格利舒特金说。“那是他的马。我们去会一会他。……我们喝点矿泉水,顺便看一看那个女掌柜。这儿有个出名的女掌柜!那个娘们儿,嘿!大自然的奇迹啊!”
  
  两个旅客从雪橇上下来,走进小饭铺里。叶若夫和丘尔潘斯基正在那儿坐着喝加橘汁的茶。
  
  “你们到哪儿去?从哪儿来?”叶若夫看见格利舒特金和医师,惊讶地说。
  
  “我们还是去验尸,总也没去成。我们象是掉在一个施过魔法的圈子里,绕来绕去,出不去了。你们到哪儿去?”
  
  “去参加会审法庭呗,老兄!”
  
  “为什么去得这么勤?你们不是前天刚去过吗!”
  
  “鬼打墙,没去成。……副检察官牙痛起来了,再者这几天我也有点心绪不佳。嗯,你们喝点什么呢?你们坐下,三 十三个立刻。喝白酒还是啤酒?给我们把两样都拿来吧,女掌柜。啊,好一个女掌柜!”
  
  “是啊,这个女掌柜出了名,”侦讯官同意说。“这个女掌柜出了名。这个娘们儿,嘿,嘿!”
  
  过了两个钟头,医师手下的米希卡从小饭铺里出来,对将军的马车夫说,把马从车上卸下来,遛一遛。
  
  “这是你东家吩咐的。……他们坐下来打牌了!”他说,摆一摆手。“现在是,不到明天就休想离开此地。咦,县警察局长也来了!这样一来,咱们可就要在这儿守到后天去了!”
  
  县警察局长坐着雪橇来到小饭铺跟前。他认出叶若夫的马,愉快地笑一笑,登上台阶,跑进去了。……
  
  【注释】
  
  ①拉丁语:永恒的运动(一种不能实现的科学幻想)。
  
  ②指一八六四年俄国的司法改革,根据这种改革,建立了陪审员法庭,刑事案件从那以后实行公开审判。
  
  ③赶车的工人的名字。
  
  ④这是“刺猬”的形象,而“叶若夫”这个姓就可以意译为“刺猬”。
  
  ⑤一句常用的口头语,没有什么含意。
  
  ⑥一种纸牌赌博。
  
  ⑦目的是喝酒。那种桌子上照例有酒,冷荤菜是供下酒用的。
  
  ⑧娜杰日达的小名。
  
  ⑨意谓“你夺去了他的所爱”。
  
  ⑩季莫费依的爱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