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沉螺舟水底渡官军 卧瓜锤关前激石子

时间:2014-1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俞万春 点击:

荡寇志(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回 沉螺舟水底渡官军 卧瓜锤关前激石子

  话说张经略对贺盖二人道:“我把贼人三面攻围,独留后关,原有主见在内。贼人尽力顾我三面,那后面必然空虚,可从此进攻,必然得手。”盖天锡道:“贼人吴用,智计殊胜,未必不防及此。为今之计,可用一声东击西之法,遣偏师数队去击后泊,他必然增备后面;后面增备,前面力薄了,然后我用全力破他前面。”张公道:“盖见之言固是,但我料贼人后面必然空虚。缘他前关如此攻击不破,其重兵严守可知。因其前关之力守,可卜其后关之无备。即使有备,料不过数千兵卒而已,与空虚无备何异。为今之计,可一面令中军加紧攻打前关,一面分拨左右两军兵马,出其不意,去袭击后关:如此两路齐攻,贼人招架不及,必有失手之处。无论前关、后关,但被我破得一处,便可直捣贼巢矣。”贺太平道:“经略欲攻后关,可与左营云将军商之。他营内刘慧娘,善制攻守器械。后关水泊,险阻最多,非器械不济。”张公称是,便吩咐左右:“速去请左营云将军前来议事。”


  不一时,云天彪到来。张公接见叙坐,便将上项谋划向天彪说了。天彪道:“此事在天彪身上,只须请奥图细细一看,便可施行。”张公便取出那徐总管遗下的梁山地图,拣出后泊一册,授与天彪,便道:“此事悉请将军调度。惟攻关之日,须前后约定时刻。”天彪应诺,受了地图,退回本营去了。


  不说张公部署中军,且说天彪回到左营,便与刘慧娘共看地图。原来梁山形势,四面水泊环绕,但前、左、右三面,与后面水泊情形迥别。前三面水泊,系一水相连,里面陆路也一望相通,所以徐槐攻进前泊,分抢左右两关,官军都在水泊以内,那左右两水泊早已虽有如无。惟有后关,有东西两座大山,抱住一所水泊。那东山一带直接运河,那后山洞就在此山之内,图中不载,所以官军都不晓得。只是此山横截水泊,水陆两路都不通。就是西山下水路,也都是浅溜急滩,舟船难行,陆路自不必说。天彪看到此处,对慧娘道:“若要攻打后关,惟有移军到后水泊,从泊外杀进去,先破了水泊,然后可达后关。”慧娘道:“正是。但既攻水泊,那白瓦尔罕沉螺舟之法,可以水底潜行,今日正好应用。”天彪喜道:“有此妙器,何愁水泊不破,便传令分派众将移军后泊。”慧娘道:“不可。经略之意,要乘贼人不备袭取水泊。我若先行移军到彼,待得沉螺舟造成,然后进攻,极快也须十余日,贼人岂有不觉之理。”天彪道:“你说因是,但我在这里将船造成了,异到彼处,岂非笨事。”慧娘道:“不妨。可先将舟中所有散料,一一做好了,然后携到后泊去,一凑好便可落水。如此计算,到彼不过一日之期,仍出敌人不意也。”天彪称妙,便传令就右泊里面择一空地,搭起庐厂,制造舟船。天彪对慧娘道:“此事本可委白瓦尔罕监督,今白瓦尔罕已死,只有你亲去监督。”慧娘道:“正是。”当时天彪派慧娘作监督,云龙作提调,率领工匠三百五十名,都关在厂内昼夜并工赶造,限十二日须造齐沉螺舟六十号。又派庞毅、唐猛领五百铁骑,绕厂外昼夜巡绰,端的号令机密,毫无泄漏。


  到了十二日上,六十号沉螺舟早已办齐,却只是散料,尚未装成。慧娘与云龙同来禀告天彪。天彪早已把兵将分派停当,傅玉、毕应元、风会、孔厚领一半人马,仍留在右泊攻击右关。天彪自领云龙、刘慧娘、闻达、欧阳寿通、哈兰生、庞毅、唐猛,领一半人马,带了沉螺舟散料,悄悄地由西山外移到后水泊。又去右营里移调刘麟同来。当时在后关泊外安营下寨,一面差人去告知张经略,一面教刘慧娘监督工匠,将六十号沉螺舟一齐装好,又办齐杉板船只,派拨了队伍。天彪按览舆图,见那后泊有四条港口:一名红荷荡口,进去是红荷荡,转采荷湾,直南进西口渡;一名螺蛳港,进去有两条路,一条过新开港口,转西与采荷湾相通,一条从新开港分路,向南过鸳颈荡西口,由西南进大中渡;一名穿心港,进老庙湾,过鸳颈荡东口,直南进小中渡。这三条港各有对渡,其中来往相通。还有一条名为单渡港,两边虽有汉港,不通别处,只直达梁山东口渡。东口渡在后关之东岸上,地势散挺。天彪料此处贼兵必不把守,便于次日黎明,先派哈兰生领沉螺舟四十号,每号一百人,共四千人,先由单渡港水底进去,直到东口渡岸下伏住,静候外三路炮响,便突出岸上,直抢后关。哈兰生领令去了。随派闻达带领杉板船五十号,每船兵丁五十名,共二千五百人,杀进单渡港,遇贼兵即便厮杀。如贼兵战败,便去接应哈兰生。闻达领令去了。又派刘麟领沉螺舟十号,兵一千名,由穿心港进去,一到鸳颈荡东口,便出岸袭击贼人水寨。刘麟领令去了。又派唐猛领衫板船四十号,每号兵丁六十名,共二千四百人,进穿心港接应刘麟。唐猛领令去了。又派欧阳寿通领沉螺舟十号,兵一千名,由螺蛳港直到鸳颈荡内,助刘麟夹击贼军。欧阳寿通领令去了。又派庞毅领杉板船八十号,每号兵丁一百名,共八千人,由螺蛳港进去,直取鸳颈荡西口。庞毅领令去了。天彪委刘慧娘看守大营,自己与云龙统领大军二万,驾齐大小兵船,直取红荷荡。七拨军马一齐起行。


  原来吴用防着官军进攻此路,早已派水军在各港把守。派李应、侯健镇守后关,督察水军事务,嘱令小心防御。吴用因保二关要紧,不暇兼顾,诸事尽委于李应。李应便点起四员头日,乃是张鼋、王鼍、李蛟、赵龙。这四人乃是童威、童猛的徒弟。当时奉令,各带兵一千,分守各港。张鼋守采荷湾,堵住红荷荡;王鼍守新开港,堵住螺蛳港;李蛟守老庙湾,堵住穿心港;赵龙守顺水湾,堵住单渡港。依傍水草处,安营下寨。


  到了这日,张鼋正在采荷湾瞭望,忽听得红荷荡口炮火连声,喊呼振天,云天彪亲统大军杀进红荷荡了。张鼋大惊,急忙约齐那一千喽啰,枪炮弓矢,密排在采荷湾口,等待官军。只见官军巨舰百余号,已排列在红荷荡内。贼军望见,个个心惊,说一千水军,如何敌得二万雄师。张鼋一面提心备御,一面飞速去报知李应。这边官军看见贼兵势弱,都要一齐杀过去。天彪止住道:“且慢!”便传令兵船都约齐了,一字长蛇势,鼓角怒号,只是按住不进。云龙请问其故,天彪道:“你怎地不知兵机?只得这几个贼兵,杀尽何难。所贵待他少须,守关之兵齐来策应,方可乘虚抢关也。”果然张鼋吓得几乎要死,一叠连差人去催李应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