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勋章

时间:2014-11-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军事初级中学教员,十四品文官列甫·普斯佳科夫同他的朋友列坚佐夫中尉比邻而居。元旦早晨,他迈步走到他朋友的房间里去。
  
  “你要知道,格利沙,我有一件事想找你商量,”他按照常例拜过年后对中尉说。“要不是极其需要,我也就不来麻烦你了。请你,好朋友,把你的斯坦尼斯拉夫勋章借给我用一 下。今天,你知道,我要到商人斯皮奇金家里去赴宴。你是知道斯皮奇金那个混蛋的:他非常喜欢勋章,他把那些脖子上或者纽扣眼上没挂着什么勋章的人几乎都看成坏人。再者他又有两个女儿,……娜斯嘉和齐娜,你知道。……我是把你看做朋友才跟你说的。……你了解我,我亲爱的。你借给我吧,劳你的驾!”
  
  普斯佳科夫这些话是结结巴巴,涨红脸,不住胆怯地回 过头去看房门而说出口的。中尉骂了几句,然而同意了。
  
  午后两点钟,普斯佳科夫坐上出租马车,到斯皮奇金家去。他略微拉开皮大衣,看他的胸口。别人的斯坦尼斯拉夫勋章在他胸口金光闪闪,釉子发亮。
  
  “不知怎么,自己都对自己多添了几分敬意呢!”教员想着,嗽了嗽喉咙。“区区一个小玩意儿,至多也不过值五个卢布,却造成多么大的声势!”
  
  他到斯皮奇金的家门口,解开皮大衣,开始慢吞吞地把车钱付给赶车的。赶车的,依他看来,一见到他的肩章、纽扣、斯坦尼斯拉夫勋章,似乎就楞住了。普斯佳科夫得意地嗽一下喉咙,走进房子里。他在前厅脱掉皮大衣,往大厅里瞥一眼。那儿有一张长方形饭桌,周围已经坐着大约十五个人吃饭。从那儿传来谈话声和盘盏的玎玸熒*“是谁拉铃?”主人的嗓音响起来。“啊,列甫·尼古拉伊奇!欢迎欢迎。您来迟了一步,不过这没什么关系。……我们也只是刚刚坐下呢。”
  
  普斯佳科夫挺起胸脯,昂起头来,搓着手,走进大厅里。
  
  可是这时候他看见一件可怕的事。他的同事,法语教员特兰勃良,恰好也在桌子旁边,同齐娜并排坐着。让那个法国人看见勋章,就会招来一大堆不愉快的问话,就会从此丢尽脸,名誉扫地。……普斯佳科夫的头一个想法就是扯下勋章来,或者往回跑。可是勋章缀得很结实,而往后退也已经不可能。他就赶紧用右手盖住勋章,拱起背来,很别扭地向大家一鞠躬,同谁也没握手,沉重地在空椅子上坐下,恰好坐在他的法国同事对面。
  
  “他多半已经喝醉了!”斯皮奇金看着他困窘的脸色,暗想。
  
  仆人在普斯佳科夫面前摆下一盆汤。他用左手拿起汤匙来,然而又想起在上流社会不宜于用左手吃东西,就声明说他已经吃过饭,不想再吃了。
  
  “我已经吃过了。……谢谢,……”他喃喃地说。“我去拜望过我的舅舅,大司祭叶列耶夫,他硬要我……那个……留下吃饭。”
  
  普斯佳科夫灵魂里充满钻心的苦痛和煎熬般的烦恼:汤盆里腾起馋人的香气,清蒸鲟鱼冒出异常开胃的热气。教员有心放开右手,用左手盖住勋章,可是这显得颇不方便。
  
  “这会引起人家注意。……那样一来,把一条胳膊横过整个胸脯,倒象是我打算唱歌了。天主啊,只求这顿饭快点结束才好!我要到饭馆里去吃它一顿!”
  
  上过第三道菜后,他胆怯地用一只眼睛瞥一下法国人。不知什么缘故,特兰勃良极其忸怩不安,正瞧着他,也是什么东西都没吃。两个人互相看着,越发慌张,就低下眼睛看面前的空碟子。
  
  “他识破了,这个混蛋!”普斯佳科夫暗想。“我凭他那副嘴脸就看得出来,他识破了!他,这个坏蛋,是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明天他就会到校长那儿去揭我的短!”
  
  主人和客人们吃完了第四道菜,然后,也是他命该如此,他们又吃第五道菜。……一个高身量的先生站起来了,生着钩鼻子,鼻孔宽,鼻毛多,天生来眼睛老是眯缝着。他摩挲一下头发,讲起来:“呃……呃……我提议为在座的女士们的荣华富贵干杯!”
  
  宴席上的人乱哄哄地站起来,端起酒杯。嘹亮的欢呼声响遍所有的房间。那些女人微笑着,举起酒杯来碰杯。普斯佳科夫站起来,用左手拿起酒杯。
  
  “列甫·尼古拉伊奇,请您费神把这杯酒交给娜斯达霞①·季莫费耶芙娜!”一个男人对他说,递给他一杯酒。“您要逼着她喝下去啊!”
  
  这一次使得普斯佳科夫大为恐慌的是,他不得不使用右手了。斯坦尼斯拉夫勋章和勋章上那根揉皱的红丝带终于见了天日,大放光彩。教员脸色煞白,低下头去,心虚地往法国人那边瞥一眼。那一个正在看他,眼睛里现出惊讶和疑问的神情。他的嘴唇露出狡猾的笑意,原来的困窘神情倒渐渐在那张脸上消失了。……“尤里·阿甫古斯托维奇!”主人对法国人说。“请您把这瓶酒放回原处!”
  
  特兰勃良迟疑不定地伸出右手去接那个酒瓶,于是……啊,真是时来运转!普斯佳科夫看见他胸前原来也有一枚勋章。而且那不是斯坦尼斯拉夫勋章,却是地地道道的安娜勋章 ②!可见法国人也在捣鬼!普斯佳科夫高兴得笑起来,往椅子上一坐,浑身松了劲。……如今再也不必遮盖斯坦尼斯拉夫勋章了!两个人同犯一种罪,因而谁也不会去告密,败坏人家的名誉了。……“啊啊,……嗯!……”斯皮奇金看见教员胸前的勋章,哼哼哈哈地说。
  
  “是啊!”普斯佳科夫说。“真是怪事,尤里·阿甫古斯托维奇!年前我们那儿呈报上去领勋章的人多么少呀!我们那儿的人那么多,可是领到的却只有您和我!这可真是怪事!”
  
  特兰勃良快活地频频点头,亮出他的左边衣领,那上面赫然闪着一枚安娜三级勋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