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美丽新世界(第九章)

时间:2014-08-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道司·赫骨黎 点击:

美丽新世界(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有了一天的离奇与恐怖的经历,列宁娜觉得自己有充分的权利享受一个完全的、绝对的假期。两人一回到宾馆她就吞下了六粒半克的唆麻片,在床上躺了下来,不到十分钟已经飞往月宫的永恒,至少得十八个小时才能醒来。
  这时伯纳却躺在黑暗里瞪着大眼想着心事,半夜后许久才入睡;可他的失眠并非没有收获。他拟定了一个计划。
  第二天早上十点,穿绿制服的八分之一混血儿准时下了直升飞机。伯纳在龙舌兰丛中等着他。
  “克朗小姐度唆麻假去了,”伯纳解释道,“看来五点以前是不会回来的。这就给了我们七个小时。”
  他可以飞到圣塔菲办完必须办的事,然后回到马尔佩斯,到她醒来时间还多。
  “她一个人在这儿安全吗?”
  “跟直升机一样安全。”混血儿向他保证。
  两人上了飞机立即出发。十点三十四分他们在圣塔菲邮局房顶降落。十点三十七分伯纳已接通了白厅世界总统办公室。十点三十九分他已在跟总统福下的第四私人秘书谈话。十点四十四分他已在向第一秘书重复他的故事。到十点四十七分半钟他耳朵里已经震响着穆斯塔法蒙德本人的深沉宏亮的声音。
  “我斗胆地想,”伯纳结巴地说,“福下会发现这个问题能引起足够的科学兴趣…
  …”
  “是的,我的确认为它能够引起足够的科学兴趣,”那深沉的声音说,‘那你就把这两个人带到伦敦来吧。”
  “福下明白,我需要一张特许证……”
  “必要的命令,”穆斯塔法·蒙德说,“此刻正在向保留地总监发出。你立即去总监官邸好了。再见,马克思先生。”
  寂静。伯纳挂上电话,匆匆上了房顶。
  “总监官邸。”他对伽玛绿八分之一混血儿说。
  十点五十四分伯纳已经在跟总监握手。
  “很高兴,马克思先生,很高兴,”他那轰响的嗓子透着尊敬,“我们刚收到了特别命令……”
  “我知道,”伯纳打断了他的话,“我刚才才跟总统阁下通过话。”他一屁股坐进了椅子。他那厌倦的口气暗示着他习惯于每周七天都跟总统阁下通话。“请你尽快采取必要措施,尽快。”他特别强调尽快。他对自己十分欣赏。
  十一点零三分所有的文件已经进了他的口袋。
  “再见。”他居高临下地对总监说。总监已经陪着他走到了电梯门口。
  他步行到了宾馆,洗了个澡,做了真空振动按摩,用电动刀刮了胡子,听了早间新闻,看了半小时电视,才慢条斯理吃了午饭。两点半钟他已经跟八分之一混血儿一起飞回了马尔佩斯。
  小伙子站在招待所门外。
  “伯纳,”他叫道,“帕纳!”没有人回答。
  小伙子穿着鹿皮靴,走路没有声音。他跑上台阶,拽了拽门,门关着。
  他们走了!那是他所遇见过的最可怕的事。列宁娜请他来看他们,可他们却走掉了。他在台阶上坐下,哭了起来。
  半小时后他想起往窗户里望望。他看见的第一件东西是一个绿色手提箱,箱盖上印着姓名的第一个字母L.C.欢乐像火焰一样从他心里烧起。他拣起一块石头。碎玻璃落在地上叮叮地响。不久以后他已进了屋子。一打开绿色的手提箱他立即闻到了列宁娜的香水味。那香味弥漫了他的肺叶,那是列宁娜的香味呢。他的心脏急剧地跳动起来,他几乎晕了过去。他把身子弯在那宝贵的箱子上,抗磨着,翻看着,拿到光线里审视着。
  
  他起初对列宁娜用来换洗的新腔天鹅绒短裤上的拉链弄不明白,到他明白过来,便觉得很好玩;拉过去,拉过来,再拉过去,又拉过来;他着迷了。列宁娜的绿色拖鞋是他平生见过的最精美的东西。他打开一件贴身拉链衫,不禁羞红了脸,赶快放到了一边。但是亲吻了一下一条人造丝手绢,又把一条围巾围到了脖子上。他打开一个盒子,一股香粉喷了出来,喷在他手上。他把它擦在胸口、肩膀和光胳臂上。多好闻的香味!他闭上眼睛,用脸挨了挨擦了粉的胳臂。滑腻的皮肤挨紧他的脸,麝昧的粉香透进了他的鼻子——是活生生的她呀。“列宁娜,”他轻声说,“列宁娜!”
  
  有什么响动吓了他一跳,他心虚地转过身子,把偷看着的东西塞回提箱,盖上盖,又听了听,看了看。没有活动的迹象,也没有声音。可他确实听见过什么东西——好像是有人叹气,好像是木头的吱嘎声。他踮起脚,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地开了道缝,发现自己望着的是一片宽阔的梯口平台,平台对面是另一道虚掩着的门。他走过去推开门,偷看起来。
  
  列宁娜躺在矮床上,睡得正香。她穿着一件粉红拉链睡衣,床单掀开。髦发衬着她的脸,多么美丽!那粉红的脚趾,那安详的熟睡的面庞,像孩子一样打动人心;那无力松垂的手,那柔软的胳臂,是那么坦然而无助。他的眼里不禁噙满了泪水。
  他采取了无穷的预防措施——其实很不必要,因为除非开枪,是无法把列宁娜从预定的唆麻假日提前惊醒的。他进了屋子,跪在床边的地板上,双手指头交叉,注视着她。“她的眼睛。”他喃喃地说道。
  “你总在言谈里说起她的眼睛、头发、面颊、步态、声音;啊,还有她那纤手!
  在那双纤手面前,一切白色都只是污秽,写下的全是自我谴责;连小天鹅的茸毛跟它柔腻的一握相比,也透着粗糙……”
  一只苍蝇围着列宁娜嗡嗡地飞;他挥手把它赶走了。“连苍蝇,”他记起,“即使朱丽叶皎洁的纤手上的苍蝇一也可以从她唇上盗窃永恒的祝福,而她,也会因纯洁的处女娇羞而脸红,好像叫苍蝇吻了也是罪过……”
  他非常缓慢地伸出手去,好像想抚摩一只胆小却又颇为危险的鸟。他的手颤抖着,悬在空中,离她那松弛的手指只有一寸,差不多要碰到了。他敢于用自己最卑贱的手指去亵渎……吗?不,他不敢。那鸟太危险。他的手又垂了下来。她多么美丽呀!多么美丽呀!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