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虎雏(3)

时间:2014-06-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打过一次。”

  “打过什么?”

  这小子又向着六弟微笑,不能回答。

  六弟就说:“不好意思说了吗?二哥,你看起他那样子老实温和,才真是小土匪!为他的事我们到××差一点儿出了命案。这样小小的人,一拳也经不起,到××去还要同别的人打架,把我手枪偷出去,预备同人家拚命。若不是气运,差一点就把一个岳云学生肚子打通了。到汉口时我检查枪,问他为什么少了一颗子弹,他才告我在长沙同一个人打架用了的。我问他为什么敢拿枪去打人,他说人家骂了他丑话,又打不过别人,所以想一枪打死那个人。”

  六弟觉得无味的事,我却觉得更有趣味,我揪着那小子的短头发,使他脸望着我,不好躲避,我就说,“你真是英雄,有胆量。我想问你,那个人比你大多少?怎么就会想打死他?”

  “他大我三岁,是岳云中学的学生,我同参谋在长沙住在××,六月里我成天同一个军事班的学生去湘河洗澡,在河里洗澡,他因为泅水比我慢了一点,和他的同学,用长沙话骂我屁股比别人的白,我空手打不过他,所以我想打死了他。”

  “那以后怎么又不打死他?”

  “打了一枪不中,子弹啃了膛,我怕他们捉我,所以就走脱了。”

  六弟说:“这种性情只好去当土匪,三年就可以做大王。

  再过一阵就会被人捉去示众。“

  我说:“我不承认你这话。他的胆量使他可以做大王,也就可以使他做别的伟大事业。

  你小时也是这样的。同人到外边去打架胡闹,被人用铁拳星打破了头,流满了一脸的血,说是不许哭,你就不哭。你所以现在做军官,也不失为一个好军人。若是象我那么不中用,小时候被人欺侮了,不能报仇,就坐在草地上去想,怎么样就学会了剑仙使剑的方法,飞剑去杀那个仇人,或者想自己如何做了官,派家将揪着仇人到衙门来打他一千板屁股,出出这一口气。单是这样空想,有什么用处?一个人越善于空想,也就越近于无用,我就是一 个最好的榜样。“

  六弟说:“那你的脾气也不是不好的脾气,你就是因为这种天赋的弱点,成就了你另外一份天赋的长处。若是成天都想摸了手枪出去打人,你还有什么创作可写。”

  “但是你也知道多少文章就是多少委屈。”

  “好,我汉口那把手枪就送给你,要他为你收着,做你的保镖吧。从此有什么被人欺侮的事,都要这个小英雄去替你报仇好了。”

  六弟说得我们大家都笑了。我向小兵说,“假若有一把手枪,将来我讨厌什么人时,要你为我去打死他们,敢不敢去动手?”他望了我笑着,略略有点害羞,毅然的说,“敢。”

  我很相信他的话,他那态度是诚恳天真,使人不能不相信的。

  我自然是用不着这样一个镖客喔!因为始终我就没有一 个仇人值得去打一枪。有些人见我十分沉静,不大谈长道短,间或在别的事上造我一点谣言,正如走到街上被不相识的狗叫了一阵的样子,原因是我不大理会他们,若是稍稍给他们一点好处,也就不至于吃惊受吓了。又有些自己以为读了很多书的人,他不明白我,看我不起,那也是平常的事。至于女人都不欢喜我,其实就是我把逗女人高兴的地方都太疏忽了一点,若我觉得是一种仇恨,那报仇的方法,倒还得另外打算,更用不着镖客的手枪了。

  不过我身边有了那么一个勇敢如小狮子的伙伴,我一定从此也要强干一点,这是我顶得意的。我的气质即或不能许我行为强梁,我的想象却一定因为身边的小伴,可以野蛮放肆一点。他的气概给了我一种气力,这气力是永远还能存在而不容易消灭的。

  那天我们看的电影是《神童传》,说一个孤儿如何奋斗成就一生事业。

  第二天,六弟就动身回湖南去了。因六弟坐飞机去,我们送他到飞机常六弟见我那种高兴的神气,不好意思说什么扫兴的话批评到小兵,他当到小兵告我,若是觉得不能带他过日子时,就送到南京师部办事处去,因为那边常有人回 湖南,他就仍然可以回去。六弟那副坚决冷静的样子,使我感到十分不平,我就说:“我等到你后来看他的成就,希望你不要再用你的军官身分看待他!”

  “那自然是好的。你自信能成就他,恐怕的是他不能由你的造就。你就留下他过几个月看看罢。”

  我纠正他的前面一句话,大声的说:“过几年。”

  六弟忙说,“好,过几年。一件事你能过几年不变,我自然也高兴极了。”

  时间已到,六弟坐到飞机客座里去,不一会这飞机就开走了,我们待飞机完全不见时方回家来。回来时我总记到六 弟那种与我意见截然相反的神气,觉得非常不平,以为六弟真是一个军人,看事情都简单得怕人,自信成见极深,有些地方真似乎顽固得很。我因为六弟说的话放在心上,便觉得更想耐烦来整顿我这个小兵,我也就想用事实来打破六弟的成见,我以为三年后暑假带这小兵回乡时,将让一切人为我处理这小孩子的成绩惊讶不已。

  六弟走后我们预定的新生活便开始了,看看小兵的样子,许多地方聪明处还超过了我的估计,读书写字都极其高兴。过了四天,数学教员也找到了,教数学的还是一个大学教授!这大教授一到我处,见到这小兵正在读书,他就十分满意,他说,“这小朋友我很爱他,真是一个笑话。”我说:“那就妙极了,他正在预备考××中学,你大教授权且来尽义务充一个小学教员,教他乘法除法同分数罢。”这大教授当时毫不迟疑就答应了。

  许多朋友都知道我家中有一个小天才的事情了,凡是来到我住处玩的,总到亭子间小朋友处去谈谈。同了他玩过一 点钟的,无一人不觉得他可爱,无一人不觉得这小子将来成就会超过自己。我的朋友音乐家××,就主张这小朋友学提琴,他愿意每天从公共租界极北跑来教他。我的朋友诗人××,又觉得这小孩应当成一个诗人。还有一个工程学教授宋先生,他的意见却劝我送小孩子到一个极严格的中学校去,将来卒业若升入北洋大学时,则他愿意帮助他三年学费。还有一个律师,一个很风趣的人,他说“为了你将来所有作品版税问题,你得让他成一个有名的律师,才有生活保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