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柴桑口卧龙吊丧 耒阳县凤雏理事

时间:2014-06-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罗贯中 点击:

三国演义(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回 柴桑口卧龙吊丧 耒阳县凤雏理事

 
  却说周瑜怒气填胸,坠于马下,左右急救归船。军士传说:"玄德、孔明在前山顶上饮酒取乐。"瑜大怒,咬牙切齿曰:"你道我取不得西川,吾誓取之!"正恨间,人报吴侯遣弟孙瑜到。周瑜接入。具言其事。孙瑜曰:"吾奉兄命来助都督。"遂令催军前行。行至巴丘,人报上流有刘封、关平二人领军截住水路。周瑜愈怒。忽又报孔明遣人送书至。周瑜拆封视之。书曰:

汉军师中郎将诸葛亮,致书于东吴大都督公瑾先生麾下:亮自柴桑一别,至今恋恋不忘。闻足下欲取西川,亮窃以为不可。益州民强地险,刘璋虽暗弱,足以自守。今劳师远征,转运万里,欲收全功,虽吴起不能定其规,孙武不能善其后也。曹操失利于赤壁,志岂须臾忘报仇哉?今足下兴兵远征,倘操乘虚而至,江南齑粉矣!亮不忍坐视,特此告知。幸垂照鉴。

周瑜览毕,长叹一声,唤左右取纸笔作书上吴侯。乃聚众将曰:"吾非不欲尽忠报国,奈天命已绝矣。汝等善事吴侯,共成大业。"言讫,昏绝。徐徐又醒,仰天长叹曰:"既生瑜,何生亮!"连叫数声而亡。寿三十六岁。后人有诗叹曰:

赤壁遗雄烈,青年有俊声。
弦歌知雅意,杯酒谢良朋,
曾谒三千斛,常驱十万兵。
巴丘终命处,凭吊欲伤情。

周瑜停丧于巴丘。众将将所遗书缄,遣人飞报孙权。权闻瑜死,放声大哭。拆视其书,乃荐鲁肃以自代也。书略曰:

瑜以凡才,荷蒙殊遇,委任腹心,统御兵马,敢不竭股肱之力,以图报效。奈死生不测,修短有命;愚志未展,微躯已殒,遗恨何极!方今曹操在北,疆场未静;刘备寄寓,有似养虎;天下之事,尚未可知。此正朝士旰食之秋,至尊垂虑之日也。鲁肃忠烈,临事不苟,可以代瑜之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倘蒙垂鉴,瑜死不朽矣。

孙权览毕,哭曰:"公瑾有王佐之才,今忽短命而死,孤何赖哉?既遗书特荐子敬,孤敢不从之。"即日便命鲁肃为都督,总统兵马;一面教发周瑜灵柩回葬。却说孔明在荆州,夜观天文,见将星坠地,乃笑曰:"周瑜死矣。"至晓,告于玄德。玄德使人探之,果然死了。玄德问孔明曰:"周瑜既死,还当如何?"孔明曰:"代瑜领兵者,必鲁肃也。亮观天象,将星聚于东方。亮当以吊丧为由。往江东走一遭,就寻贤士佐助主公。"玄德曰:"只恐吴中将士加害于先生。"孔明曰:"瑜在之日,亮犹不惧;今瑜已死,又何患乎?"乃与赵云引五百军,具祭礼,下船赴巴丘吊丧。于路探听得孙权已令鲁肃为都督,周瑜灵柩已回柴桑。

  孔明径至柴桑,鲁肃以礼迎接。周瑜部将皆欲杀孔明,因见赵云带剑相随,不敢下手。孔明教设祭物于灵前,亲自奠酒,跪于地下,读祭文曰: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岂不伤?
我心实痛,酹酒一觞;君其有灵,享我丞尝!
吊君幼学,以交伯符;仗义疏财,让舍以民。
吊君弱冠,万里鹏抟;定建霸业,割据江南。
吊君壮力,远镇巴丘;景升怀虑,讨逆无忧。
吊君丰度,佳配小乔;汉臣之婿,不愧当朝,
吊君气概,谏阻纳质;始不垂翅,终能奋翼。
吊君鄱阳,蒋干来说;挥洒自如,雅量高志。
吊君弘才,文武筹略;火攻破敌,挽强为弱。
想君当年,雄姿英发;哭君早逝,俯地流血。
忠义之心,英灵之气;命终三纪,名垂百世,
哀君情切,愁肠千结;惟我肝胆,悲无断绝。
昊天昏暗,三军怆然;主为哀泣;友为泪涟。
亮也不才,丐计求谋;助吴拒曹,辅汉安刘;
掎角之援,首尾相俦,若存若亡,何虑何忧?
呜呼公瑾!生死永别!朴守其贞,冥冥灭灭,
魂如有灵,以鉴我心:从此天下,更无知音!
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孔明祭毕,伏地大哭,泪如涌泉,哀恸不已。众将相谓曰:"人尽道公瑾与孔明不睦,今观其祭奠之情,人皆虚言也。"鲁肃见孔明如此悲切,亦为感伤,自思曰:"孔明自是多情,乃公瑾量窄,自取死耳。"后人有诗叹曰:"卧龙南阳睡未醒,又添列曜下舒城。苍天既已生公瑾,尘世何须出孔明!"

  鲁肃设宴款待孔明。宴罢,孔明辞回。方欲下船,只见江边一人道袍竹冠,皂绦素履,一手揪住孔明大笑曰:"汝气死周郎,却又来吊孝,明欺东吴无人耶!"孔明急视其人,乃凤雏先生庞统也。孔明亦大笑。两人携手登舟,各诉心事。孔明乃留书一封与统,嘱曰:"吾料孙仲谋必不能重用足下。稍有不如意,可来荆州共扶玄德。此人宽仁厚德,必不负公平生之所学。"统允诺而别,孔明自回荆州。

  却说鲁肃送周瑜灵柩至芜湖,孙权接着,哭祭于前,命厚葬于本乡。瑜有两男一女,长男循,次男胤,权皆厚恤之。鲁肃曰:"肃碌碌庸才,误蒙公瑾重荐,其实不称所职,愿举一人以助主公。此人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谋略不减于管、乐,枢机可并于孙、吴。往日周公瑾多用其言,孔明亦深服其智,现在江南,何不重用!"权闻言大喜,便问此人姓名。肃曰:"此人乃襄阳人,姓庞,名统,字士元:道号凤雏先生。"权曰:"孤亦闻其名久矣。今既在此,可即请来相见。"

  于是鲁肃邀请庞统入见孙权。施礼毕。权见其人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心中不喜。乃问曰:"公平生所学,以何为主?"统曰:"不必拘执,随机应变。"权曰:"公之才学,比公瑾如何?"统笑曰:"某之所学,与公瑾大不相同。"权平生最喜周瑜,见统轻之,心中愈不乐,乃谓统曰:"公且退。待有用公之时,却来相请。"统长叹一声而出。鲁肃曰:"主公何不用庞士元?"权曰:"狂士也,用之何益!"肃曰:"赤壁鏖兵之时,此人曾献连环策,成第一功。主公想必知之。"权曰:"此时乃曹操自欲钉船,未必此从之功也,吾誓不用之。"

  鲁肃出谓庞统曰:"非肃不荐足下,奈吴侯不肯用公。公且耐心。"统低头长叹不语。肃曰:"公莫非无意于吴中乎?"统不答。肃曰:"公抱匡济之才,何往不利?可实对肃言,将欲何往?"统曰:"吾欲投曹操去也。"肃曰:"此明珠暗投矣,可往荆州投刘皇叔,必然重用。"统曰:"统意实欲如此,前言戏耳。"肃曰:"某当作书奉荐,公辅玄德,必令孙、刘两家,无相攻击,同力破曹。"统曰:"此某平生之素志也。"乃求肃书。径往荆州来见玄德。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