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女剧员的生活(3)

时间:2014-0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导演士平同陈白,走到后台幕背,发现了女角萝独坐在一个机器模型边旁,低头若有所思想,陈白赶忙走过去,傍着她,现着亲切的男子的媚态,想用笑话把事情缓和过来,“你莫生气吧,士平先生刚才说过是同你站在一块的,我如今显然是孤立无援了。”
  女角萝就摇头,骄傲的笑着,骄傲的说,“我可以永远孤立,也不要人站在一个主张下面。”
  男角陈白心中说,“这话还是为了今天穿得是工人衣服,如果不是这样,情形或者要不同了一点。”
  女角萝见陈白没有说话,就以为用话把男子窘倒,自己所取的手段是对了,神气更增加了一点自信。
  事情的确是这样的,因为在平常,男角陈白也是没有今天那么在一种尊贵地位上,自信感情可以得到胜利的。这两个人是正在恋爱着,过着年青人羡慕的日子,互相以个性征服敌人,互相又在一种追逐中拒绝到那必然的接近。两人差不多每一天都有机会在言语上争持生气,因为学到近代人的习气,生了气,到稍过一阵,就又可以和好如初,所以在地下室时导演士平先生说的话,使陈白十分快乐。理由说输了,但仍然如平常一样,用他那做男子的习惯,上到戏台背后,又傍在萝一处了。
  站了一会两人皆不做声,这美男子陈白照演剧姿势,拿了女子的手想放到嘴边去,萝稍稍把手一挣,就脱开了,于是他略带忧愁的顾盼各处,且在心上嘲弄到自己的行为。这时许多搬取布景道具的人来往不息,另外一个女角发现了女角萝,走了过来。
  这时女角萝正在扮着一种愤怒神情,默诵那女工受审的一幕戏。
  “你那样子太… ”她一时找不到恰当的字,她就笑了。
  “为什么太… ”
  “我说你不象工人。”
  “工人难道有样子么?”
  “为什么工人就没有工人身分?”
  “可是我们是演剧,不得不在群众中抓出一个模范榜样来,你想想,一个被枪毙的女工人,难道不应当象我这样子… ”“可是,被枪毙的工人,不同的第一是知识,第二是机会,神气是无关的。”
  “我信你的话,我把神气做俗一点,”她站到那木制假纺纱机横轴上,一面表演着一种不大受教育女子的动作,一面说话,“我这样,我倒以为象极我见到过的一位女工人!”
  “你还要改。”
  “还要改!这是士平先生的意见!】墒且勒漳悖蛭阃鞘欤庋粤寺穑俊?
  陈白的男角位置是一个技师。这时这技师正停在一个假锅炉旁望到这两个女子扮演,感到十分趣味。他看到女角萝对于别人意见的虚心接受,记起这人独对自己就总不相下,从这些事上另外有一种可玩味的幽玄的意义。先是看到两人争持,到后又看到女人容让,自己象从这另外女人把她征服一 事上,就报了一种小小的仇,所以等到两人在模仿一种女子动作时,他又说话了。他喊另外那个女子作郁小姐。
  “郁小姐,你对于今天剧本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说你觉得萝— ”
  还没有把话说完,萝从那机械上面,轻捷的取着跳跃姿势落下,拉着郁的手走到幕边人多处去了。望到这少女苗条优美的背影,男角陈白感觉到这时两人扮演的是一剧“恋爱之战争”。
  导演士平抹着汗从那个通到前台的小门处走来,见到陈白一人在此,就问他“萝小姐往什么地方去了?”萝听到这声音,又走回来了。她仍然又重新爬到那现地方去坐下,好象是多了一个人就不怕。陈白见了那样子,她因为才从那边过来,听到有人讨论到××第一幕的事,就问士平先生,是不是第一幕要那几个警察,因为大家正讨论到这件事情,若是要警察,当假扮警察的从台下跃上去干涉演讲时,是不是会引起维持剧场的警察干涉?并且这样做戏,当假警察跃上戏台殴打演讲工人时,观众知道了不成其为戏,观众不知道又难免混乱了全场秩序,所以大家皆觉得先前不注意到这点,临时有点为难了。
  士平说,“我同巡警说好了,我们的巡警仍然从下面上去。
  只要他们真巡警不生误会,观众在这事上小有混乱是容易解决的。这样小小意外混乱或者正可以把全剧生动起来,因为这一个剧本是维持在‘动’的一点上。”
  这时从地下室又另外来了两个男子,是应当在第一幕出场作为被殴打的工人,在衣袋里用胶皮套子装上吸满了红色液体的海绵,其中一个一面走来一面正在处置他的“夹袋”。
  导演士平见到了,同那个人说,“密司忒吴,警察方面我已经交涉好了,他们仍然从台下走来,到了上面,你们揪打时小心一点。这第一幕一定非常生动,因为我告给我们的巡警,先同那真巡警站在一块,到时就从那方面走过来。今天我们的观众秩序不及上次演争斗为好,可是完全是年青人,完全是学生,萝小姐说的大致不错,会在趣剧上打哈哈的也一定能在悲剧上流泪,今天这戏第一幕的混乱是必须的。可惜我们找不出代替手枪发声的东西,我主张买金钱炮,他好象把钱喝杏仁茶去了,说是各处找到了还买不出。我们应当要一点大声音,譬如……好,汉汉汉汉我想起来了,我要××去买几个电灯泡来。要他在后面掷,就象枪声了。有血,有声音,有……”面前有一个配角,匆匆的从南端跑到地下室去,导演见到了,就赶过去拉着那学生,“喊××来,赶快一点。”虽然这样说过,又象还不放心样子,这个人自己即刻走到地下室找人去了。
  在那里,陈白问那个行将被殴打的角色,血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听到说是药水,陈白就笑了。“这个怎么行?应当用真血,猪血或鸡血,不是很方便么?”
  另外一个工人装扮的角色,对于这个提议,表示不能接受,在一旁低档的冷笑。这一面是这个人对于主角的轻视,一 面还有另外意思在内。这也是一个××剧学院的学生,有着一副用功过度的大学生的苍白色脸庞,配上一个颀长躯干,平素很少说话,在女人面前时,则总显着一种矜持神气。这人自从随了××剧团演剧以来,三个月中暗暗地即对××一剧主角的萝怀着一种热情,因为有种种原因,自己处在一种不利地位上只能保持沉默,所以毫不为谁所觉到的。但在团体方面,陈白与女角萝的名字,为众人习惯连在一处提及的已经有了多日,这就是说他们的恋爱已到成了公开的事实。因为这理由,这大学生对于陈白抱了一种敌忾,也就很久了。照着规矩××男主角,应为陈白扮演,萝所扮演女工之一,又即是与技师恋爱,所以在全剧组织上其他工人应为此事愤怒,这时节这男子就已经把所扮的角色身分,装置在自己的灵魂上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