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女剧员的生活(23)

时间:2014-0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士平先生只用着一个大人听小孩子说话的样子,点头微笑,萝又继续的说,“周爱我,我是感到有趣的,因为我想象不到我能够使一个男子这样倾心。带着一点好奇,我此后要同他再好一点,也是当然的。可是今天的误解我可不能让他存在!我不许别人在误会中得到他不当得的幸福,因为这不当得的幸福,要变成我的责任。我尽你爱我,也是我感到这是我的权利,你一在这事上做出年轻人蠢样子,我就有点忍受不来了。你的地位现在是同他一样的,我说这个话或者伤了你的自尊心,但如果你想得明白一点,你可以得到你的一 分好处,若实在要痛苦,是你自己的事,我可管不了。”
  把话说完后,萝走了,士平先生没有话说,尽这女子走去。但走到廊下以后,萝却又走回来了。她站到门边,手上拿着那个小伞,“士平先生,你这行为是使我发笑的,为什么不送我出去?”
  士平先生摇摇他的长长脑袋,叹了一口气,把手摊开,“好能干的萝,你的时代生错了。因为这世界全是我们这样的男子,女人也全是为这类男子而预备的。但是你太进步了。你这样处置一切,在你方便不方便,我原不甚清楚,但是男子却要把你当恶魔的。你的聪明使你舅父也投了降。你只是任性做你欢喜做的事,你的敏锐神经作成你不可捉摸的精神。你为你自己的处世方法,自以为非常满意。可是我说你是生错了时代的,因为你这样玩弄一切,你究竟得到的是什么东西?
  你自然可以说,就是这样,也就得到不少东西了。是的,你得到很多人对你的倾心,你得到一切人为你苦恼的消息,你征服了一个时代的男子。还有一个中年的士平先生,他也为你倾倒,变更了人生态度,变得年轻了许多。你在这方面是所向无敌的。可是你能够永远这样下去没有?你会疲倦没有?
  … ”
  “我疲倦时,我就死了。”
  “你说的话太动人了。你为你自己的话常常比别人还要激动,因这原故,你说话总是选择那纯粹的语言,有力的符号。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家。”
  “你的意思以为我总永远不象你们所要的女人。男子都是一样,我知道什么是你们所中意的女子。受过中等教育,有一个窈窕的身体,有一颗温柔易感的心,因为担心男子的妒嫉变成非常贞静,因为善于治家,处置儿女教育很好,… 女子都是这样子,男子自然就幸福了。你们都怕女人自己有主张,因为这会使你们男子生活秩序崩溃的主要原因,所以即或是你,别的方面思想能进步了,这一方面却仍然保留了过去做男子的态度。”
  “我完全是那种态度吗?”
  “不完全是,可是那种态度你觉得习惯一点,合适一点。”
  “或者是这样吧。”
  “若不是这样,那这时就照旧同我到××去,转到我舅父那里吃饭。”
  士平先生微微笑着,说,“不,我要一个人想想,是我的错误还是别人的错误。我要弄清楚一下,因为这件事使我昏乱了。还有,我要得到我的自由,就是不让你征服或玩弄。”
  萝也微笑的点首,说,“这是很对的,士平先生,我们再见。”
  “好,再见,再见。”
  萝走了,又回身来,“士平先生,我希望你不要难受。”
  士平先生就忙着跑出来,抓着了萝的手,轻轻的说,“放心罢,不要用你的温柔来苦我,你的行为虽是你的权利,可是我不比那个忧郁的周,生活重心维持在你一言一语上。”
  萝于是象一只燕子,从廊下消逝了。
  在校外她碰到了那三年级学生,这显然是有意等候到这里,又故意作为无意中碰到的。年轻人的狡计,萝看得非常明白,那大学生想说出一些预备在心中有半天了的话。一时还不能出口,萝就含着笑意说,“密司特周,到什么地方去?”
  “到××想去买点东西。”
  “那我们同路,我也想到××去买一本书。”
  “士平先生… 我同他说了许多话,他是个很好的人,是不是?”
  “天下这种好人不少!”
  “我敬仰他。”
  “是的。这种人是值得敬仰的。不过每一个人也都有值得敬仰的地方,或者是道德学问,或者是美,或者是权力,或者是诚恳,你说是不是?”
  “是的。不过— ”
  “怎么样,你不敬仰美吗?”
  “… ”这男子,做着最不自然的笑容,解释了自己要说的话语。
  两个人,一个是那么自然随便,一个是那么拘束紧张,把话谈下来,到后公共汽车来了,两个人又上了车,到××去了。
  下午四点钟左右××路上的百寿堂雅座内,这密司特周同萝,在一个座位上吃着冰水。
  望到那每一开口微微发抖的薄薄嘴唇,望到那畏缩而又勉强做成的恣肆样子,萝觉得有些可笑。这是一个拜倒裙下的奴隶,没有骄傲,没有主张,没有丝毫自我。在一切献纳的情形下,那种惶恐的神气,那种把男性灵魂缩小又复缩小的努力,诱惑到骄傲的萝,使她有再进一点看看一切的暧昧欲望。
  她说,“密司特周,你不是××吗?”
  那学生,此时上的课是最新的一课,他什么话都不知道说,只是悄悄的去望坐在对面的萝,听到萝问他的话了。就匆遽的答,“我不是,我不是。”
  萝说,“为什么不加入?士平先生是的,你知道吗?你们学校有许多同学也是的。大家来使社会向前,毁去那阻啊我们人性的篱笆,打破习惯,消灭愚蠢,这是只有××可以做到的。大家成群的集中力量来干,一切才会好。”
  “萝小姐相信这是做得到的吗?”
  “为什么信仰都没有?年青人没有信仰,缺少向不可知找寻追求的野心,怎么能够生活下去?”
  “许多人也仍然活着过日子!”这大学生因为见到讨论的人生问题,所以胆量就大起来了。他仍然是那种怯怯的微带口吃的补充了这个话,“他们是快乐的。”
  萝声音稍大了一点,“是的,那些蠢东西,穿衣吃肉读英文,过日子是舒服而又方便的。我不说到他们,因为那不是我要注意的。我是说有思想的年青人,有感觉的年青人。他们的个人主义是不许其存在的。悲观,幻灭,做伤心的诗,欢喜恋爱小说中的悲剧人物,完全是病态。他们活到世界上,自己的灵魂中毒腐烂了,还间接腐烂到他身旁的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