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女剧员的生活(22)

时间:2014-0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士平先生觉得这学生又好笑又可怜。这学生昨晚上还那么无望无助使生活找不到边际,但一天以来,因为一种无意中的误会,因为一点凑巧,却即刻把灵魂高举,仿佛就抓到了生活的中心,为这真正的糊涂,他对于这学生原来的一点同情完全失去了。他觉得萝也是可怜的,这女子在她那任性行为上,把自己的感情蹂躏了一番,又来找寻自慰的题材,用言语的锋刃刺倒旁人,她就非常快乐了。她想象她因为青春的美,就有了用自己的美去蹂躏旁人感情的权利,因为这一 点原故,她这时竟让这年轻人来爱她了。她要苦别人作为自己快乐的根据,做了别的女子不会做的事情,她这时正在心中好笑。士平先生带着一点儿讥讽说,“萝,你是为你的聪明而感到幸福的。”
  萝反向着士平先生,“那么,士平先生因聪明而苦恼了。
  为什么不糊涂一点?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认真?为什么把那些不知道的也去设法知道,本来不能知道的又强以为知道,就在这上面去受苦受难?”
  “这是做人!”
  “可是这样做人,是自己选择的么?”
  “你以为是应当选择。或者说,还有机会选择,是不是?”
  “我可是选择我自己所要的。”
  “还是照到机会分配下来的拿去,在机会以外,人是通通不会有选择的。不但是生活事业,就是朋友,爱情,有些人自以为是选择下来去做,其实他还是取那放在手边最方便的一件。”
  “我否认这理论。”
  “一句话若是空空洞洞的理论,自然可以否认。若是事实,那否认,是应当在别人或自己生活上找出证据才对的。”
  “士平先生,我要给你证据看的,你等候一些日子就是了。”萝说着这个时,用得是同平常抗议声音,那大学生听到,忍不住笑出声了。
  士平先生本来不想把话再说下去了,因为看到那大学生在误会中更加放肆,本来先见到这人拘谨为可笑可怜,这时见到这人不再拘谨,反而使士平先生不甚快乐了。“他以为我是在为他努力,虽无一句话可说,那神气,倒是在感激中有帮我忙的意思。他以为说的证据就是爱他。这小子真是在糊涂中得到他的幸福了。”士平先生一面这样想及一面就说,“密司特周,你是一定也觉得可以选择你所需要的,是不是?”
  那大学生略略见得有点忸怩,喉咙为爱情所扼。女人声气一般答道:“我同意萝小姐。”
  “很好的,很对的,你也相信你选择你所要的,就居然得到了!”士平先生声音有一种嘲笑意味,他还想说“你的话是选择了而说的,你的事却是完全误会的。”可是那学生对于他露出的感激颜色,以及那信仰谦卑样子,仍然把士平先生缓和了,强硬不去了。他只好说,“你能信仰你自己的能力,这就是非常幸福的事!”
  萝因为不知道他们两人昨天那一次谈话,所以这时同这学生表示亲近,不过是一种虚荣所指使的一时任性行为。为了故意激动士平先生,她所以才说要同周姓学生演戏。为了士平先生的愤怒,对于这愤怒作一度报复,她才说她能够选她所要的东西。不过到后来,看到那学生有一点放纵,还说出些蠢话,士平先生有放弃所有权利意思,她又不大愿意了。
  她于是把话说到属于自己家中舅父方面去,使学生感觉到于己无分,学生到后就不得不走了。
  学生走后,萝带着一点忧愁,向士平先生望着,低档的说道,“不要生我的气,我是游戏!我脾气就是这样。”
  士平先生把萝的手握着,也似乎为一种悒郁所包围,又稍稍显得这问题疲倦了自己心情的样子,“我能生你的气吗?
  你不是分明知道我说的演×  原是慌话,为什么你这时就来同他谈起?他是在一种误会情形中转到一个不幸上去了,他以为你爱了他!以为你尽他爱你了!你愿意在这误会上生活,我不能说什么也不必说什么。我这时只说明白,尽你做那自己所愿意做的事。”
  萝有点儿觉得糊涂,“为什么同他这样谈谈话就会有这样吓人误解?”
  “你不是说过,男子在男女事情上都极浅薄吗?”
  “可是这是个内向型忧郁的人。”
  “你是说,凡是这种人,都非常知分知足,是不是?”
  “我想来应当这样,因为他并不象自作多情的人。”
  “完全错误!他昨天晚上,到我这里来,说了许多话,他说如何在爱你,如何知道自己无分。他并不料到你同我的关系,他信托我是他唯一帮忙的人。他说只要把这事告给了我就很快乐了。我能说什么?我除了同情这个人,什么也不好说出口。我告他,此后我当设法使萝同你做一个朋友。我当尽我所能尽的力,帮助你一下,你也应当好好的生活下去。我当真是这样作到了。这个人得到了我的话,恰恰来这里见到了你,以为你是已经听我说过一切,你说演×  ,他一定激动得不能自制。他在一种误会中感谢你也感谢我,他从这误会上得到快乐和忧愁,还以为是自己选取的东西。我并不生气,我却因这事觉得大家都很愚蠢。你是在这事上也因为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一个度量窄狭的人。在恋爱上度量窄狭,这也许还是一种美德,不过我是缺少这美德的。实在说,我却在这误会上心中不大快乐。他要我帮忙,信托我,我待要告诉他我的地位,但我在他那种情形前面,要说的话也都说不出口了。我还要告你这事怎么办,谁知这误会先就延长下去。你要爱他,还是不爱他,那全是你自己的事,我并不想说什么的。我若说,这个人不行,你自然会以为我有私心,我若说这个人很好,你又可以疑我是有作用的示惠于人。我不想加什么意见了,你不是说你能够选你要的东西吗?
  现在机会就来了。你不要以为我爱你就拘束了你,我自己是想不到我会拘束得什么人的。”
  萝听到士平先生把话说完了,毫不兴奋,沉静非常。望到士平先生。“我料不到是这件事中容许了这样一个误解。我不能受爱的拘束,当然我就不会因为他那可怜情形变更了自己主张。爱不是施舍,也不是交换,所以我没有对他的义务。
  可是,士平先生,我现在却这样想:假如我看一切是我的权利,那我是不放弃的。我不能因为这一方面的权利却放弃那一方面的权利。我在这些事上有些近于贪多的毛病,因为这样,一切危险我是顾虑不及的。我要生活自由,我要的或不要的,我有权利放下或拿到!不拘谁想用热情或别的自私,完全占有我,那是妄想,是办不到的事。所以现在我来同你说,我愿意你多明白我一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