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女剧员的生活(19)

时间:2014-02-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若是说谎是必须的事,我照到舅父意见做去。”
  “说谎一定是必须的。你若会说谎,我们眼前就不至于这样狼狈了。”
  “我知道了,答应舅父了。”
  “答应了是好的。你不必说谎,但请你暂且莫同他谈到我已经知道这件事。这也并不完全是为舅父,也是为你。”
  “我明白的。对于舅父因这事所引起的烦乱,全是我的过错。”
  “你的过错吗?你这样勇于自责,可是对事情有什么补救?”
  萝不作答,心里想得是,“我能补救,就是我告你我并不想嫁他,也从不曾想到过。”
  舅父见到萝没有话说了,自己就觉得把话苛责到萝是不应当的残酷行为,预备走出去,这时士平先生却在客厅门出现了。士平先生见到了绅士,似乎有点忸怩,绅士也似乎心上不安,两人握了手,绅士就喊萝:“萝,萝,士平先生来了,… ”他还想说“你陪到他坐,我要去办公去了,”可是话不说下去,他把老友让到廊下,一 面很细心的望到这两个人的行为,一面自己把身体也投到一 个藤椅里去了。
  萝把头抬起,望了士平先生一会,又望了舅父一会,感到一种趣味,两个绅士的假扮正经懵懂的神气,使她忍不下去,忽然笑出声来了。
  这两个人心上想些什么,打算些什么,萝是完全知道的。
  她知道舅父的秘密,也知道士平先生的秘密,她看到面前是两个喜剧的角色。
  因为那两个人都不及说话,她就说:
  “舅父,你忘记你的时间了,你难道还要同士平先生谈戏吗?”
  这绅士作为才悟到时间了,开始注意壁上的挂钟。于是说,“士平你到这里谈谈,你们是不是又要演戏了?我的时间到了,我要去了。萝,我告你,记到把我要你做的事做下去,我下午就可以同你商量… ”萝说,“舅父你就不要办公,打电话去请半天假,怎么样?”
  士平先生说,“我也就要走,我是来问问你愿不愿同密司特周——我们那个三年级学生演×  。”这是借故提及的假话,萝心中明白,因为士平先生明明白白是以为绅士已经上了办公室,所以来此的。
  舅父又说,“你们谈谈,我的时间是金子,我要走了。中年绅士,落伍的人,这是我的甥女给她舅父下的按语,时间是… ”这仍然是假话,萝也知道的,因为舅父实在不大愿就走,单独留下这个人到这屋中。
  士平先生好象特别敏感,今天要避嫌了,就更坚决的说道,“我们一起罢,你把车子带我到爱多亚路,我要到× 大学找一个人。”
  萝就说,“士平先生,你说周要同我演×  ,那个人不是上次演过× 的工人,白脸长身的年青人吗?”
  “就是他。”士平先生不甚自然的答应着,因为说得完全是谎话,心中很觉得好笑。
  萝因为起了一个新的想象,就说,“这个人还不错,演戏热心,样子也诚实可爱,不象密司特金,密司特尤,密司特吴。那几个风流自赏的小生,是陈白所得意的门生,还听说要加入什么  ,倒是多情的人!大致同密司文,密司杨,已经都在恋爱了,因为都是自作多情的人。”
  士平先生听到这话,微微皱了一下眉毛,“你觉得那个人诚实可爱吗?”
  萝估计了一下士平先生,知道这人的情感为她的话所伤了,一面是为了舅父还在旁边不走,就故意说,“是的,我倒很欢喜他。”
  舅父在一旁听着,心中匿笑,故意责备似的说道:“萝,你的口是太会唱歌了,但一点不适于说话。”
  这话显然是舅父为袒护到士平先生而言,萝望到这个说谎的绅士的体面衣服,心中不平,带一点娇嗔问,“舅父,什么口适宜于说话?”
  “你唱歌的天才我是承认的,你说话的天才我也不否认,只是说话原用不了天才,士平先生以为如何?”
  士平先生说,“这是一定的。可是用言语的锋刃,随意的砍杀,原是年青人的权利。”
  绅士说,“这个话我不大同意,若说有棱的言语是他们的权利,那毫无问题,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就只有义务了。”
  “舅父的义务倒恐怕是别的。”
  绅士听到这话,对萝很严正的估了一眼。先是说要走要走,现在电话也不打,自然而然坐到那里不动了。“我也还有权利,不一定全是义务!”
  士平先生显着一点忧郁神色,萝以为是士平先生为妒嫉所伤。她最恨男子这一点脾气,她同陈白分手,也就多少有这样一点理由,所以望到士平先生的样子,她感到一种残酷的快乐。她按照自己的天赋,服从女子役使男子的本能,记起士平先生说的“年青人用有锋刃言语,随意伤害别人原是一种权利,”她把士平先生所不乐于听的话还是故意继续下去。她没有望到士平先生那一方,只把脸向到窗外说道:“士平先生,你不是说那个很漂痢的学生要想我同他演×  吗?我明天问他去。”
  “你要去问他就去问他,不过我已经告他,你怕不什么有空闲时间了。”
  “我有时间,我一定要同他演×  。”
  那绅士听到这个话很觉得好笑。他想看看这两个人言语的胜负所属。他在往天疏忽了这个,今天却用了一种新的趣味来接近了。他装做看报的样子,把眼睛低下去望到当天报纸,听士平先生说些什么话,作为对抗萝的工具。
  因为士平先生不做声,于是萝又开了口,“我要演×  ,没有配角我也要演,不然我下次再不演戏了。我要演× ×那个女角,嘲弄他那个自私的情人。我要去爱一个使他们看不起的人,污辱他们,尽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尊严扫地。我将学到那主角说:喂,你瞧,我同你所看不起的人接吻!他是这样下贱的,但他有这样一个完美的身体,有这样健康的手臂,美丽的头,尊贵而又俨然的仪容,同时,位置却是做你们的用人。他没有灵魂,我就爱他的身体。我要灵魂有什么用处?灵魂在你们身上,是一种装饰。你们说谎,使你们显得高尚完全。你们做卑下的事情,却用了最高尚的理由。这就是你们灵魂的用处。为了羞辱你们,我才去爱那你们所瞧不上眼的人。… ”她用着正在扮演女角的神气,走来走去,骄傲而又美丽,用着最好的姿势,说着最好的口白,在那廊下自由不拘的表演一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