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吴加亮器攻新柳寨 刘慧娘计窘智多星

时间:2014-0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俞万春 点击:

荡寇志(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回 吴加亮器攻新柳寨 刘慧娘计窘智多星

  话说当日宋江不防丽卿暗算,吃丽卿一箭对咽喉射来。这也是宋江命不该绝,恰好黄信立马在右侧,瞥然被他看见,大叫:“休使暗计!”话未绝,那箭已到宋江面前,黄信忙抽腰刀挑起。那枝箭吃这一挑,余势不衰,直爆在宋江左边的大眼角上,宋江撞下马来。那枝箭已落在一边。黄信忙就地上抓起宋江,抱在马上,回阵便走。丽卿要放第二枝箭,见黄信已抢了宋江去。孙立等正在苦战之际,听得本阵人声沸乱,知道失利,一齐忙奔回来。栾廷玉、栾廷芳、王天霸、娄熊四将,都不解其故,立马观望。真大义早已瞧科,也勒马回阵。只见希真、永清、丽卿已押大阵兵马杀上来。希真对廷玉等四将说了,四将皆喜,当时擂鼓呐喊,杀奔过去。梁山军马无心恋战,果然大输一阵。猿臂兵追到分际,希真传令教住,只将枪炮弓矢等远器,雨点价打去,梁山兵飞速遁逃。原来起先真大义闯入猿臂阵里时,有一蜡丸掷到希真面前。希真拆看,乃是魏辅梁通知,宋江阵后有精兵埋伏,所以希真追到分际,便传令止住。


  当时魏辅梁见宋江受伤,忙传令军心体乱,火速退兵。宋江亏黄信挑起那箭,只爆在眼睛上,幸不深入,却已将山根射伤,眼珠撅出。黄信急抱他回营,已昏晕了一回。辅梁劝他勉强支持,体乱军心。又替他传令:“教军士按队伍退回,失伍者斩。”军士退到分际,只见希真军马止住不追。辅梁佯作大惊道:“埋伏计被他猜破也,希真那厮真有先见之明。”便对宋江道:“那厮既不直追,必有奇兵抄入林子,杀我伏兵,快教杨雄、石秀一齐退回。”宋江呻吟应道:“凭先生调度。”辅梁忙传今:“教杨雄、石秀一齐出林子,严整队伍,将伏兵改作断后之兵。”杨石二人得令,飞速出了林子,只听得林子里炮火连声,果然猿臂奇兵抄入。宋江深服魏先生高见。当时宋江军马合成一处,缓缓退去。希真见宋江军有纪律,不敢穷追,约军马缓缓跟上。


  宋江等退入镇阳关,希真兵亦到镇阳关下。那飞虎寨方才木城筑好,李应正拟派重兵镇守,希真兵已到关下。李应急问辅梁道:“如此怎好,不是又空弃了这飞虎寨?”辅梁惊道:“我道仁兄安排已定,所以路上不计及。为今之计,快由卖李谷一路,发精兵猛将到飞虎寨。如那厮已占了飞虎寨,切不可攻寨,再照那日的吃亏。只可守住卖李谷,再相机宜。”李应忙教解珍、解宝领五千人马赴飞虎寨去。宋江只是躺在床上厮唤,李应道:“哥哥贵体如此,岂可军务烦心。”忙教备乘暖轿,派了数百名兵,就请公孙胜、黄信、杨林督领护送,回归梁山。宋江临行,向魏辅梁拱手道:“区区兖州,奉托先生。”辅梁唯唯,心中暗喜,道:“不乘此时取他兖州,更待何时。”


  希真闻得宋江射伤一目,还未曾死,已送回山寨,大喜,与众将商议,一鼓便取兖州。忽接到本寨紧急文书,乃是吴用统领一万二千人马,直趋新柳营,现在刘广与刘麒极力在禹功山堵御,贼兵尚未逼近城下,诚恐机宜有失,特请大兵速回等语。希真与诸将皆惊,只见刘慧娘道:“姨夫放心,甥女请领六千兵回去,这莫在那里与他支持一月半月。这里姨夫与众将依旧攻夺兖州,看他失了兖州,还有什么法儿对付我。”希真听罢,沉吟半晌道:“吴用那厮诡计绝人,此番攻我新柳,分明是解兖州之围。但他不到兖州,而取我新柳,其计正是可畏。我守寨的兵力微薄,不但新柳难支,即猿臂、青云两处,亦在在可图。倘被那厮随处夺了一处,我便吞灭了兖州,亦兑他不过。”永清道:“如此只得退兵。只是此等内间密计,利在迅速成功,岂可辗转逗留,万一军机泄漏,大事去矣。”希真道:“不妨。吴用那厮不救兖州,分明亦信魏老。只是真祥麟一事,务要机密而又机密,现在知此事者,实无几人,都是我心腹,必不泄漏。我此番回去退敌,务求迅速。我想此刻我等已受朝廷褒封,官兵处亦可求救,不怕那厮久持也。”众将称是。当时传令三军,拔寨都起,坦坦荡荡,公然退兵。


  那李应已接到吴用飞报,并教李应与辅梁商议,如希真退兵,便须相机追逐。当时李应见希真退兵,便要追赶。辅梁止住道:“且慢。你看他退得如此彰明较着,难道他不防备追兵,就是无谋下士,不至于此。且发探子去探看虚实,再定计议。”李应听了,便发探子去。半日,探子来回报道:“希真已飞速退了八十余里,四边并无伏兵。”辅梁疑虑道:“奇了,那厮真个一无防备,吃他白走了,倒不甘心。仁兄且点齐兵马,待小弟奉陪仁兄追上去。”李应点齐兵马,天色已晚。辅梁教李应缓缓追上,行不十余里,只听得前面林子里,探子说没有伏兵的所在,忽然连珠号炮响亮,李应大惊。辅梁晓得又是那钢轮火柜的法儿,却对李应道:“仁兄放心,此事定是那厮狡狯,必非伏兵。但前去虚虚实实,竟难猜测。我们黑夜进兵,断非所宜,不如就此扎住营寨,明晨再议。”到了明晨,探子探得林子内果非伏兵,希真却连夜又退四十里。辅梁道:“不好了,我中他计也。这厮分明令我疑畏不敢追他。”便教李应快追。看官,凡是天下的人,脚步大略相同,不见得李应的兵比希真的兵两腿分外生得长些。希真早已退了一百多里,李应如何追赶得上?况且一路上,每逢山路崎岖,林木掩映,辅梁还有许多探路搜伏的事务敷演他。当时李应追希真不及,只得怏怏提兵而退。


  且说吴用在莱芜,自从送宋江、公孙胜等起身后,便与朱武修缉新泰、莱芜两处燉煌营汛,端的十分如法,众人皆喜。续闻得宋江、公孙胜仍为希真所败,心中十分懊恼。又闻得希真重复攻打兖州,惊道:“这厮如此冤冤相报,节节相缠,万一兖州真个失手,大事去矣。”便与朱武商议救兖州之策,朱武道:“那厮空群争兖州,他本寨必然空虚,我去袭他猿臂寨何如?”吴用道:“此计固妙,但那厮岂有不防备之理。我想他那新柳营在青云山南面,我兵由北而南,路颇迂曲,他那里或不甚防备,亦未可知。况且那钟已被我们毁破,路上更无阻碍,我等不如潜师进发,直攻那处。”朱武称是。只见凌振起身道:“军师既要攻城,何不仍用地雷之法?”吴用道:“那里没有内线,你如何混得入去?”李云道:“适才小弟想得一攻城栽埋地雷之法,取名‘铁穹庐’,自问胜于木驴。”吴用道:“你且将图式与我看。”李云呈上图式,吴用道:“甚好,只须略改数处。这里且发兵到彼,待我相机使用。”说罢,便教朱武与花荣镇守二县,抽莱芜头领史进、陈达、李忠、周通,带领一万二千人马,并带李云、汤隆、凌振,及各项工匠,各种材料。将人马分为二队,吴用、史进、汤隆、李云、凌振领前队,陈达、李忠、周通领后队,僵旗息鼓,包戈束甲,向新柳进发,一路悄悄前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