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老栎树的梦

时间:2013-04-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安徒生 点击:

安徒生童话全集(全文在线阅读) >  老栎树的梦——一个圣诞节的童话

在一个树林里,在宽广的海岸旁的一个陡坡上,立着一株很老的栎树。它的年纪恰恰是三百六十五岁,不过对于这树说来,这段时间也只是等于我们人的三百六十五个昼夜。我们白天醒过来,晚上睡过去,于是我们就做起梦来。树可就不是这样。它一年有三个季节是醒着的,只有到冬天,它才去睡觉。冬天是它睡眠的季节,是它度过了春、夏、秋这一个漫长的白昼以后的夜晚。
在许多夏天的日子里,蜉蝣环绕着这树的簇顶跳起舞来,生活着,飞舞着,感到幸福。然后这小小的生物就在安静的幸福感中,躺在一片新鲜的大栎树叶子上休息。这时树儿就说:
“可怜的小东西!你整个的生命也不过只有一天!太短了!这真是悲哀!”
“悲哀!”蜉蝣总是这样回答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切是这样无比的光明、温暖和美丽。我真感到快乐!”
“然而也不过只有一天,接着什么都完了!”
“完了!”蜉蝣说。“什么完了?你也完了吗?”
“没有。像你那样的日子,我恐怕要活到几千几万个。我的一天包括一年所有的季节!它是那么长,你简直没有方法计算出来!”
“是吗?那我就不了解你了!你说你有几千几万个像我这样的日子,可是我有几千几万个片刻;在这些片刻中我能够感到快乐和幸福。当你死了以后,难道这个世界的一切美景就会不再有吗?”
“当然会有的,”树儿说;“它会永远地存在——存在得出乎我想像之外地久远。”
“这样说来.我们所有的时间是一样的了,只不过我们计算的方法不同罢了!”
蜉蝣在空中飞着,舞着,欣赏它那像薄纱和天鹅绒一样精致的翅膀,欣赏带来原野上的车轴草、篱笆上的野玫瑰、接骨木树和金银花的香气的熏风,欣赏车叶草、樱草花和野薄荷。这些花儿的香味是那么强烈,蜉蝣觉得几乎要醉了。日子是漫长而美丽的,充满了快乐和甜蜜感。当太阳低低地沉落的时候,这只小飞虫感到一种欢乐后的愉快的倦意。它的翅膀已经不想再托住它了;于是它便轻轻地、慢慢地沿着柔软的草叶溜下来,尽可能地点了几下头,然后便安静地睡去——同时也死了。
“可怜的小蜉蝣!”栎树说。“这种生命真是短促得可怕!”
每年夏天它跳着同样的舞,讲着同样的话,回答着同样的问题,而且同样地睡去。蜉蝣世世代代地重复着这同样的事情;它们都感到同样地快乐和幸福。老栎树在它春天的早晨、夏天的中午和秋天的晚上,一直是站在那儿,没有睡。现在它的休息的时刻,它的夜,马上就要来了,因为冬天一步一步地接近了。
暴风雨已经唱起了歌:“晚安!晚安!”这里有一片叶子落下来,那里又有一片叶子落下来了!“我们摘下叶子,我们摘下叶子!看你能不能睡着!我们唱歌使你睡着,我们把你摇得睡着,这对于你的老枝子是有好处的,是不是?它们似乎快乐得裂开了!甜蜜地睡去吧!甜蜜地睡去吧!这是你的第三百六十五个夜呀!按规矩说,你还不过是一个刚刚满一岁的孩子!甜蜜地睡去吧!云块撒下雪来,这是一层毯子,一层盖在你脚上的温暖的被子。愿你甜蜜地睡去,做些愉快的梦吧!”
老栎树立在那儿,叶子都光了;它要睡过这漫长的冬天,要做许多梦——梦着它所经历过的事情,像人类所做的梦一样。
它曾经一度也是很小的——的确,那时它的摇篮不过是一颗槠子。照人类的计算法,它现在正是在第四百个年头之中。它是森林里一株最大和最好的树。它的顶高高地伸在所有的树上,人们在海上就可以远远地看到它,因此它成了船只的一个地形标记。它一点也不知道,该是有多少眼睛在寻找它。斑鸠在它绿色的顶上高高地建起窝来,杜鹃坐在它的枝丫里唱着歌。在秋天,在树叶看起来像薄薄的钢片的时候,候鸟就飞来,在它们没有到大海的彼岸去以前,停在这儿休息一下。不过现在是冬天了,谁也可以看得出来,这树没有剩下一片叶子;它的枝丫长得多么弯,多么曲啊,乌鸦和白嘴鸦轮流地到它的枝丫里来,在那里休息,谈论着那快要开始的严寒的季节,谈论着在冬天找食物是多么困难。
这正是神圣的圣诞节的时候;这树做了一个最美丽的梦。
这树明显地感觉到,这是一个欢乐的季节。它觉得它听到周围所有教堂的钟都敲起来了。然而天气仍然是像一个美丽的夏天,既柔和,又温暖。它展开它庄严的、新鲜的、绿色的簇顶;太阳光在枝叶之间戏弄着;空气充满了草和灌木的香气;五颜六色的蝴蝶在互相追逐。蜉蝣跳着舞,好像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跳舞和欢乐而存在似的。这树多年来所经历过的东西,以及在它周围所发生过的东酉,像节日的行列一样,在它面前游行过去。它看到古代的骑士和贵妇人——他们的帽子上插着长羽毛,手腕上托着猎鹰,骑着马走过树林。狩猎的号角吹起来了,猎犬叫起来了。它看到敌对的武士,穿着各种颜色的服装,拿着发亮的武器矛和戟,架起帐篷,收起帐篷。篝火燃起来了;人民在它展开的枝丫下面唱歌和睡觉。它看到一对一对的恋人在月光中幸福地相会,把他们名字的第一个字母刻在它灰绿色的树皮上。有个时候——自此以后多少年过去了——快乐的游荡者把七弦琴和风奏琴①挂在它的枝子上,现在它们又在那上面挂起来了,又发出非常动听的音调。斑鸠在喁喁私语,好像是在讲这树对这一切事物的观感;杜鹃在唱它还能活多少个夏天。
这时它觉得仿佛有一种新的生命力在向它最远的细根流去,然后又向它最高的枝子升上来,一直升到它叶子的尖上。这树儿觉得它在伸展和扩大;通过它的根,它感到连土里都有了生命和温暖。它觉得它的气力在增长。它长得更丰满,更宽大。它越长越高。它的躯干在上升,没有一刻停止。它在不断地生长。它的簇顶长得更丰满,更宽大,更高。它越长得高,它的快乐就越增大;于是它就更有一种愉快的渴望。渴望要长得更高——长到跟明朗和温暖的太阳一样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