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时间:2012-08-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敬梓 点击:

儒林外史(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回  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活说虞博士出来会了这几个人,大家见礼坐下。迟衡山道:“晚生们今日特来,泰伯祠大祭,商议主祭之人。公中说,祭的是大圣人,必要个贤者主祭,方为不愧。所以,特来公请老先生。”虞博士道:“先生这个议论,我怎么敢当?只是礼乐大事,自然也愿观光。请问定在几时?”迟衡山道:“四月初一日。先一日,就诸老先生到来祠中斋戒一宿,以便行礼。”虞博士应诺了,拿茶与众位吃。知
    吃过,众人辞了出来,一齐到杜少卿河房里坐下。迟衡山道:“我们司事的人只怕还不足。”杜少卿道:“恰好敝县来了一个敝友。”便请出臧荼与众位相见,一齐作了揖。迟衡山道:“将来大祭也要借先生的光。”臧蓼斋道:“愿观盛典。”说罢,作别去了。知
    到三月二十九日,迟衡山约齐杜仪、马静、季萑、金东崖、卢华士、辛东之、蘧来旬、余夔、卢德、虞感祁、诸葛佑、景本蕙、郭铁笔、萧鼎、储信、伊昭、季恬逸、金寓刘、宗姬、武书、臧荼,一齐出了南门。随即庄尚志也到了。众人看那泰伯祠时:几十层高坡上去,一座大门,左边是省牲之所;大门过去,一个大天井;又几十层高坡上去,三座门;进去一座丹墀坝,左右两廊,奉着从祀历代先贤神位;中间是五间大殿,殿上泰伯神位,面前供桌、香炉、烛台;殿后又一个丹墀,五间大楼,左右两旁,一边三间书房。众人进了大门,见高悬着金字一匾“泰伯之祠”,从二门进东角门走,循着东廊一路走过大殿,抬头看楼上,悬着金字一匾“习礼楼”三个大字。古
    众人在东边书房内坐了一会。迟衡山同马静、武书、蘧来旬开了楼门,同上楼去,将乐器搬下楼来,堂上的摆在堂上,堂下的摆在堂下。堂上安了祝版,香案旁树了麾,堂下树了庭燎,二门旁摆了盥盆、盥兑。金次福、鲍廷玺两人,领了一班司球的、司琴的、司瑟的、司管的、司鼗鼓的、司的、司的、司笙的、司镛的、司萧的、司编钟的、司编罄的和六六三十六个佾舞的孩子,进来见了众人。迟衡山把龠、翟交与这些孩子。下午时分,虞博士到了。庄绍光、迟衡山、马纯上、杜少卿迎了进来。吃过了茶,换了公服,四位迎到省牲所去省了牲。众人都在两边书房里斋宿。古
    次日五鼓,把祠门大开了。众人起来,堂上堂下、门里门外、两廊都点了灯烛,庭燎也点起来。迟衡山先请主祭的博士虞老先生,亚献的征君庄老先生。请到三献的,众人推让,说道:“不是迟先生,就是杜先生。”迟衡山道:“我两人要做引赞。马先生系浙江人,请马纯上先生三献。”马二先生再三不敢当。众人扶住了马二先生,同二位老先生一处。迟衡山、杜少卿先引这三位老先生出去,到省牲所拱立。迟衡山、杜少卿回来,请金东崖先生大赞,请武书先生司麾,请臧荼先生司祝,请季萑先生、辛东之先生、余夔先生司尊,请蘧来旬先生、卢德先生、虞感祁先生司玉,请诸葛佑先生、景本蕙先生、郭铁笔先生司帛,请萧鼎先生、储信先生、伊昭先生司稷,请季恬逸先生、金寓刘先生、宗姬先生司馔。请完,命卢华士跟着大赞金东崖先生,将诸位一齐请出二门外。主
    当下祭鼓发了三通,金次福、鲍廷玺两人,领着一班司球的、司琴的、司瑟的、司管的、司鼗鼓的、司的、司吾攵的、司笙的、司镛的、司箫的、司编钟的、司编罄的和六六三十六个佾舞的孩子,都立在堂上堂下。斋
    金东崖先进来到堂上,卢华士跟着。金东崖站定,赞道:“执事者,各司其事!”这些司乐的,都将乐器拿在手里。金东崖赞:“排班。”司麾的武书,引着司尊的季萑、辛东之、余夔,司玉的蘧来旬、卢德、虞感祁,司帛的诸葛佑、景本蕙、郭铁笔,入了位,立在丹墀东边;引司祝的臧荼上殿,立在祝版跟前;引司稷的萧鼎、储信、伊昭,司馔的季恬逸、金寓刘、宗姬,入了位,立在丹墀西边。武书捧了麾,也立在西边众人下。金东崖赞:“奏乐。”堂上堂下乐声俱起。金东崖赞:“迎神。”迟均、杜仪各捧香烛,向门外躬身迎接。金东崖赞:“乐止。”堂上堂下一齐止了。斋
    金东崖赞:“分献者就位。”迟均、杜仪出去引庄征君、马纯上进来,立在丹墀里拜位左右两边。金东崖赞:“主祭者就位。”迟均、杜仪出去引虞博士上来,立在丹墀里拜位中间。迟均、杜仪一左一右,立在丹墀埠里香案旁。迟均赞:“盥洗。”同杜仪引主祭者盥洗了上来。迟均赞:“主祭者诣香案前。”香案上一个沉香简,里边插着许多红旗。杜仪抽一枝红旗在手,上有“奏乐”二字。虞博士走上香案前。迟均赞道:“跪。升香。灌地。拜,兴;拜,兴;拜,兴;拜,兴。复位。”杜仪又抽出一枝旗来:“乐止。”金东崖赞:“奏迎神之乐。”金次福领着堂上的乐工奏起乐来,奏了一会,乐止。斋
    金东崖赞:“行初献礼。”卢华士在殿里抱出一个牌子来,上写“初献”二宇。迟均、杜仪引着主祭的虞博士,武书持麾在迟均前走。三人从丹墀东边走,引司尊的季萑、司玉的蘧来旬、司帛的诸葛佑一路同走,引着主祭的从上面走;走过西边,引司稷的萧鼎、司馔的季恬逸,引着主祭的从西边下来,在香案前转过东边上去。进到大殿,迟均、杜仪立于香案左右。季萑捧着尊、蘧来旬捧着玉、诸葛佑捧着帛立在左边,萧鼎捧着稷、季恬逸择着馔立在右边。迟均赞:“就位。跪。”虞博士跪于香案前。迟均赞:“献酒。”季萑跪着递与虞博士献上去。迟均赞:“献玉。”蘧来旬跪着递与虞博土献上去。迟均赞:“献帛。”诸葛佑跪着递与虞博士献上去。迟均赞:“献稷。”萧鼎跪着递与虞博士献上去。迟均赞:“献馔。”季恬逸跪着递与虞博士献上去。献毕,执事者退了下来。迟均赞:“拜,兴;拜,兴;拜,兴;拜,兴。”金东崖赞:“一奏至德之章,舞至德之容。”堂上乐细细奏了起来。那三十六个孩子手持龠、翟,齐上来舞。乐舞已毕。金东崖赞:“阶下与祭者皆跪。读祝文。”臧荼跪在祝版前,将祝文读了。金东崖赞:“退班。”迟均赞:“平身。复位。”武书、迟均、杜仪、季萑、蘧来旬、诸葛佑、萧鼎、季恬逸引着主祭的虞博士,从西边一路走了下来。虞博士复归主位,执事的都复了原位。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