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不知身份

时间:2012-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亚米契斯 点击:

 爱的教育(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

一 不知身份

    第二个星期日,安利柯又和舅父去公园散步,在科全套的石级上坐下。今日游
人仍多,从港埠那面沿了墓场小道走着的,约有二三百人光景。有拽着母亲的小孩,
有曲背白发的老人,有医生,有渔夫,有军人,有船员,有宪兵,有农夫,有侯爵,
也有小富翁。

    舅父熟视着他们,忽然不高兴了,哪哈地说:

    “喂,安利柯,看那样儿啊!看那全不调和的丑态啊!”

    “舅父,你说什么?”安利柯问。

    “那服装罗。服装原须适合自己的职业或趣味才好,可是现今却和从前不同,
只以模仿富者为事了。这种服装表现着虚伪的心,大家想把自己装扮成自己以上的
人,多可笑!”

    舅父继续说:

    “喏,你看那边携着手在走的二少女,一个是渔夫的女儿,一个是洗衣作的女
儿哩。她们却都穿着有丝结的摩洛哥皮的鞋子,真是像煞有介事!那种鞋子,如果
在从前,只有侯爵夫人或博士夫人才穿舵.

    “啊,那边不是有一个贵妇人来了吗?你看,那个似乎产热地着黑衣服的。其
实,那是以搬运石灰为业的女红欢夫哩.不管鞋子匠与裁缝师怎样地苦心,那种服
装和那种女子是不相称的。服装由式样或色彩虽模仿了贵妇人,不能说就可适合于
任何姿态或步调的女子的。

    “那些少女的母亲的时代真好啊。那样华贵的长靴,天鹅绒或绸类一切不用,
在朴素的木棉衣服上加以相称的围裙,宝石等类不消说是没有的,至多不过在头上
插些石竹花而已。那种朴素而稳量的样儿,全像是一种雕刻,看去很是爽快。农家
的女儿们,下级船员或澳大的女儿们,心与形相一致的,真可爱哩。

    “风气坏了的不但是女子,男子也成了伪善者了。我在这许多行人里面曾仔细
留心,看有否戴从前劳动者所曾戴的帽子的,竟一个都找不出哩。在现在,连下级
船员也把他们上代所戴的帽子加以轻蔑,都戴起饰有绢带的流行麦秆帽或高贵的巴
拿马帽来。他们从前原是只要有粗朴的上衣一件就到处可去了,现在却饰着嵌宝石
的袖纽,穿着有象牙雕刻纽扣的背心了。唉!昔时的壮健正直的船员们现在不知哪
里去了!昔时的船员们,自有其和那被日光照黑了的脸色相调和的服装,无须漂亮
的衬衫与领带。

    “弥漫于现代的虚伪,不但造出了职业与服装的不调和。那些劳动者们大都已
忘去了自己的美,伤了自己的德,一心想去模仿富豪博士或贵族。其中竟有从侯爵
或博士讨得旧衣服,穿了来卖弄的青年,还有喜欢穿每年来此避暑的旅客们所弃去
的旧衣服的孩子们。那样子多难看啊!他们把虚伪的现代社会整个地表现出来了。

    “看啊!我这恰好合身的用汗换来的化斯蒂安织品的衣服,有素朴味的这仿麻
纱的衬衫!这是我可以自豪的,这和从富豪身上取下的天鹅绒服,与任你怎样洗涤
也有污点的向人讨来的绸衬衫,是全然不同的。近代人常做着平等主义的乐园的梦,
其所谓乐园,只是女婢想希望有和伯爵夫人同等的服装。这种灭亡的平等观,是会
把强壮与健康的自然美破坏的。

 

 


    “但是,安利柯啊!裁缝与鞋匠虽造成了社会的虚伪,还不必十分动气,更有
可怖的事哩。

    “看啊,那些人们不但诅咒适合自身的服装,还以自己的身份职业为耻呢。这
才是可怖的近代病啊!此风在大都会中日盛,且竟波及到这小小的桑·德连寨来了。

    “安利柯!你将来如果选定了自己的职业,要以职业自营,决不可以自己社会
的地位为羞耻。

    “我旅行柏林,曾为意大利人感到大大的耻辱。那里的人们并没有我们意大利
人一样的伶俐与懂得艺术,可是所有一切的阶级的人,对于自己的地位都有着一种
矜夸。不论是电车上的车掌、马车上的马夫、小卒、店员,或清道夫,都不问其社
会地位的高下,对于职业用了矜夸与自信,执行着自己的义务。在那里,谁都不看
上方,但看下方,似乎夸说:‘我才是了不得的人,’向上拈着髭须。

    “可是在意大利却完全相反。意大利人只看上方,一味苦心于模仿上方。自己
没有一定的立足点,拈着髭须以自己的地位自负的人,到处都找不到。意大利人所
最擅长的就只是装无为有。做鞋匠的如果要想成一个全街首屈一指的鞋匠,照理只
须拼命努力就好了,可是他却一味想向世间夸耀自己不是鞋匠,即使只是星期日一
日也好。到了积得些许的财产时,就想不叫自己的儿子再做鞋匠,至少想养成他为
律师,为医生,为官吏了。所以,意大利人是想把自己的无能用虚伪来遮成的卑怯
者。像这样的家伙,哪能一生不苦啊!

    “要想把自己提高的向上心原是好的东西、但虚荣心与自视自己的职业的精神
是可诅咒的、只要能完成自己的职务,在鞋匠就应以正直的鞋匠自夸,在农夫就应
以正直的农夫自夸,在兵卒就应以正直的兵卒自营,还应自夸是一个正直的人。决
不会有想以平民冒充贵族或捐买爵位等下等的事。

    “我有一个朋友,他到了五十岁,积得了财产,就会捐买爵位。对于那种人,
我即不愿再交友了。平民出身有什么可耻?爵位在人有什么用?捐买了爵位,结果
适足为真正的贵族所嘲笑,为平民所鄙败而已。那样的人,和那因鄙夷父亲传下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